博尔塔拉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星月逝卿湘潇语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22:22 编辑:笔名

一、  一切都是在那天发生变故。  京城里的雪一直在飘,屋外厚雪积压,足有半尺,而在怡红院里,是一片暖融融。  南余来的时候,我正在楼上梳妆,他掀开帘子,走进来,黑色的毛领披风未解,他的脸漠然,比屋外的雪都要冷上几分。  还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要拍卖我的“落红”权,作为怡红院的新晋头牌,这无疑是今天受客人关注的事。  南余前来捧场。对于他这样皇子身份的人公开来这里,确实令我受宠若惊。  “我不会把你交给别人。”他说。  我在描唇色,是炽烈的火红。  “你跟了我四年,在青楼为我打探消息,牺牲得够多了,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保护你。”  与他外表相反,他的个性远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冷静,甚至还有些孩子气的冲动。  他见我不回答,啪的拍上我打开的胭脂盒,手撑着桌子,俯身直视我道:“我要娶你,我亏欠你太多。”    二、  只能用意外形容次和他见面的场景。  那时皇上游行京城,全城百姓出来瞻仰,好久没有见到南余,我趴在窗口等他经过,果然,在皇上随行后面,几位皇子骑马交谈。  南余的红色外衣在他们中间格外显眼,我喊他,人声嘈杂,他没有听见,我忍不住失落,低眼看到手上的手绢,便把它往南余的方向丢出。  手绢太轻,轻易的就被风刮偏了方向,那个人却回了头。  一袭孔雀蓝的长衫,病态般的白皙肤色,眼睛里墨珠发亮,介于女人与男人的阴柔美貌,他看起来与周围格格不入,像是沉静的小溪被搬到了闹市,我感觉自己正被他的目光打量,于是拉下窗帘,从未有过的异样感激起我全身的鸡皮疙瘩。  他就是南余常常提起的六皇子——南阙。  体弱多病,足不出户,因此毫无建树,却深受皇上的怜爱,特赐单独的宅院府邸,令南余时常受气。  想不到今日,他一直坐在角落的包厢里,静静的观看南余和照儿争闹,也冷淡的观看黑三的砸场,在我绝望的时候,却命人呈给老鸨一对美玉。  “此玉赠良缘,无故不可拆。”不知谁说了这话,人群沸腾,能得这话的美玉,至今只有传闻中的“何氏玉”。  晶莹滴透中,一条龙脉在玉内游走,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再加上两块玉佩皆天然形成,雕刻工艺更是精巧,不愧无价之称。  理所当然,在老鸨啧啧称奇中,南阙造就了我京城美人的又一传奇。  我摆上菜肴,让阿云温了酒,屋外的飞雪不停,从楼台的窗望去,白色笼罩。  “今日多谢公子解围,青青感激不尽,先敬公子一杯。”我斟满酒,仰头饮下,他举杯欲回敬,一阵咳嗽,他气喘到说不了话。  白色的毛绒披风衬得他的脸毫无血色,他的侍卫急忙拿出备用的药,忍不住说道:“这天本不适合公子出行,可您偏……”  他服下,摆手示意别多说,气息稍平后,对我抱歉一笑:“柳姑娘,能否借贵地叨扰一晚,我现在有些乏困。”  “公子客气了。”我命人整理好床铺,添了暖炉,扶他过去躺下,我抽身离开时,他拉住我的手,“坐我旁边,陪我说会话可好?”  “当然,客人的要求,我们都会尽力满足。”我觉得我笑容合适,他却敛眉垂眼,钻进被窝,背对我,不再言语。  和南余一样的小孩子脾气,捉摸不定。  我无奈,退出去不是,坐下也尴尬,后来干脆做起针线活,这件衣服打算做好送给南余。  他竟转过了身,直勾勾看着,道:“这是做给心上人的衣服?”  一语戳中,我脸颊微红。  “过来。”他招手,我以为他有急事,放下衣服,忙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他坐起来,捏住我的手腕,力道惊人,是命令的语气:“告诉你,你是我买下的,今晚你的身心只能有我。”  “对不起,我失控了。”他意识到了什么,再次剧烈咳嗽,“你先退出去吧。”  我不再多说,立马走出房间。  第二天,他的侍卫来告辞,那个时候,他已经回了府。  正午,雪融化,南余一脸恼怒的冲我面前,开口就问:“听说昨晚你陪了南阙?”  衣服上一朵郁金香将要收尾,我认真的锁好线头,然后咬断,回道:“是啊,多亏南阙公子替我解围,不然……”  我后面的话没说完,被他一把拉起,“你陪谁也不能陪他!柳青青,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要攀龙附凤了,我告诉你,不可能!他南阙不过是在玩你!”  “你在胡说什么,我这些年来尽心为你何曾想过荣华富贵,南阙和我什么都没有,他只不过病发,在我这休息一晚上。”  “是这样吗?”他笑了,抱住我,“是这样就好,是这样就好,没发生什么就好。”  看到地上掉落的衣服,他拾起来,“这是你为我做的?”  我点头。  “真好。”他吸了吸鼻子,“刚才老子差点吓哭了。”  我不禁笑出声。  “对了,那个顾照儿的母亲是西域人吧,我看她美得挺特别,这丫头挺好玩,你给我多讲讲她的事。”  他坐下,拿起桌上的杯盏倒茶,新做的衣服被他随意的抛在一旁。  我莫名的不安,害怕迎来我难受的事。  南余,后来,你与我,该怎么还原?    三、  大晚上,怡红院内的客人正多,处处点上红烛,近几天我懒得应付客人,干脆躲在房里喝茶绣花,顾照儿正巧惊慌失措的跑进来。  “姐姐!姐姐!”  她喊道,一口闷下阿云递过的茶,用袖子擦去嘴边的茶水,“你一定要救我,你一定要救我啊!”  我看她男装却做出小女孩的撒娇样,掩唇笑道:“你又做了什么调皮捣蛋的事?”  “不是啊!这次真的是闹大了,我本来想教训下那个叫南余的家伙,就偷偷跑到他附院放火吓唬他,结果竟烧了起来,虽然后来救火及时,没造成什么损失”,她小脸颓然,趴在桌上,“可是那家伙刚抓的重犯,还没来及关进牢狱,就被我放火趁乱跑了,南余说,如果我不抓到那逃犯,就判我和重犯是同谋,要砍掉我脑袋,呜呜,要是我爹知道了这件事,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你是怕你爹还是怕我砍你头啊?”  是南余来了,他解下披风,黑色的长衫映入眼帘。  “你这个恶人,真是令人讨厌!”顾照儿跳起来,指着他,“你来这干嘛,怎么哪里都有你?”  “青青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为什么不能来。”他笑着坐下,端杯抿茶。  照儿看向我,我说,“是啊,我认识南公子已经四年了。”  “姐姐,你也欺负我。”她作势假哭,我叹气,“南余,你别吓她了,抓罪犯让一个女孩子去,总是危险了些。”  “可是,祸是她闯下的,她怎么也要戴罪立功,既然你也求情了。”  “你这个恶人,真是令人讨厌!”顾照儿跳起来,指着他,“你来这干嘛,怎么哪里都有你?”  “青青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为什么不能来。”他笑着坐下,端杯抿茶。  照儿看向我,我说,“是啊,我认识南公子已经四年了。  照儿跺脚,“我才不和你一起。”  “别闹,南余说的没错。”  心里却是微微的苦涩。  她嘟嘴不语,南余站起来,系好披风,“那我们现在就去找线索。”  说完,拉起照儿的手,阿云上前开门,我起身相送,门外,醉酒的大汉正和女子抱头亲吻。  照儿惊叫,南余快速用手遮住他的眼睛,回头对我说道:“你还不快处理。”  我全身的血液,从头凉到尾。  我见了这样的场景,就是没事的。原来,在他心里,我始终是风尘女子。  南阙的夫人派人送来请帖,邀我聚餐赏景,其实用意不猜就知道,那日南阙的所为已经在京城传开。  我找出自己的衣衫,这件衣服是江苏的大师一针一线做成,耗费两年时间,是我十六岁时,南余送我的礼物,绸缎像流水般光滑,浅浅的紫色,丽而不艳;再描了精致的淡妆,盛装出席,”  在座的皆是京城富贵人家的家眷,珠光宝气,好不羡煞旁人。  南阙的夫人端坐在上席,容貌大方,烫金的衣着华贵,她对我举杯:“早听闻京城有位绝色美人,今日一见,真正是好颜色,只可惜啊,出身青楼。”  对她这杯“惋惜”酒,我饮下,身旁已经有人克制不住的嘲讽起来:“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  聚在一起对付我吗?  我冷笑,举杯回敬:“真是对不起夫人您了,当晚南公子在小女子那留宿时,我应将他劝回,毕竟会有辱南公子清廉的名声,可是公子他……”顺带一抹羞涩的低头,“还望夫人海量。”  她握住酒杯的手指骨节发白,好半天才恢复正色道:“大家想必也有些倦怠了,不如上段歌舞表演助兴,前天我家相公还夸这个舞姬姿色过人,舞蹈更像是嫦娥戏云。”  话落,乐音起,舞女衣着轻纱上场,身段妙曼,在大冬天里,丝毫没有畏寒之意,特别是领舞的那位女子,美目流转,顾盼含情。  一舞终了,南夫人带头鼓掌,吩咐身边的侍女呈来赏银,然后,她扬手,把那些银子抛下,像打发乞丐般,说道:“拿去吧,你伺候我相公伺候的不错,不过日后别再费工夫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舞女扑通跪下一片,可我知道那话是明摆对着我来。  宴会上的贵妇个个笑的花枝乱颤,争先道:“南夫人对相公可真是严厉,也不是人人能有夫人这么贵气的地位,您还担忧什么。”  “就是,那些妖媚狐精,浑身的骚味,坐一起都怕被熏臭,夫人这么高贵的人,请这些人实在是瞧的上她们。”  …………  从来没被如此的羞辱过,无论在哪,都有南余的暗中保护,可现在,我只身一人,进退两难。  “不知柳姑娘对这些舞女有何感慨?”南夫人得意的把话锋一转,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我看来。  每一张脸皆是讽刺的笑意,在烛光色里,恍惚放大或缩小。  我突然作呕。  “既然柳姑娘身体不适,就先且派人送她回去。”南夫人漫不经心的品尝一口糕点。  我起身,头一阵晕眩,勉强站稳,说道“不劳夫人费心。”  我还不需要这样施舍的同情。  浑浑噩噩回到怡红院,人群聚在门口议论纷纷,招牌被砸落,地面也是血迹,我跑上前,询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摇头,具体也不清楚。  偏头看到了南余,神色落魄,站在人群中央,我替他整理好衣摆,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开。”他推开我,“你知不知道重犯就藏在这里,为了引出他,我只好让照儿扮成你的模样,结果……”  他哽咽,“照儿身份被识破,身受重伤,还差点受辱,而你却盛装去参加什么达官显贵的宴会,要是那个时候你在…..”  要是那个时候我在,受辱的受伤的就不是你的照儿了,是我,是我这风尘女子柳青青!  “呵呵,”我笑出眼泪,“我就该受那重犯摆布,对不对?我盛装出席,好摆风头,对不对?”  我解开衣襟,这件他送的礼物被我扬手扔地,它的漂亮,在落地起,一文不值。  “南余,你从来没有喜欢我!”  我只是你的工具,你听话的玩偶,你的占有欲,仅仅出于此。    四、  躺在床上半月有余,低烧一直不见好,听阿云说,顾照儿身体已经没有大碍。  南阙来找过我几次,可我任何人都不想见。  吃午饭时,张开欲问,还是埋头不语,阿云看了出来,说道:“南余公子,近没有来过。”  “是吗。”我放下筷子。  “姑娘,你还是多吃些吧,你都瘦的不成样了。”  我摇头,感觉疲倦,想再睡一会。  有人在门外敲门,“柳姑娘在吗?我家公子有信给您。”  我听出是南余身边的小厮,忙让阿云去开门,阿云跟着高兴起来,小跑过去,接过信,连连道谢。  我迫不及待的拆开,豁然,泪止不住的下落。  “姑娘,姑娘”,阿云一个劲的唤,那封信,从我手中飘落地面,她好奇,拾起,读完,眸子里,是满满的怜惜。  阿云是南余派来帮助我的丫鬟,她了解我和南余的全部,见证我对南余所有的付出。  “公子这样做,实在有些过分,阿云去找他理论。”  “不要。”我喊住她,“他下定了决心要我去做南阙身边的细作,他的性子你清楚,而我这几年,从没为他做过一件有意义的事,就当是我的报恩吧。”  “他明知道姑娘你对他……”  “有什么用,君情凉薄水,花意哪能留。”我把信放进火炉中烧掉,不再流泪,“阿云,备好笔墨,我要写信给南阙。”  “姑娘……”  “快去!”  不然再晚一刻,我的勇气,会溃不成军。  湖面结了薄冰,萧索的枯枝被雪覆盖,另有一番意境,湖中央的亭子里,我从食盒中拿出烫好的酒,摆上点心。  “前几日青青身体不适,让公子担忧了,特地来赔罪。”我替南阙倒上酒,今日无风,不算寒冷,选这个地点,比较雅静。  他的肤色比之前好上许多,今天穿的是清色的衣衫,外面罩了件白色披风,他说:“我哪敢生你的气,我那天要是在家就好了,你也不会……”  “不知道公子指的是什么,青青记性不好,不开心的,总会轻易忘了它。”我饮下杯中酒,眼神不自觉飘向湖面,那日的所有事,我不想提及。  “那样也好。”他低头,陷入自己的想法中。  沉默片刻,我主动开口:“公子送的‘何氏玉’,始终太过珍贵,况且公子也只是替我解围,这玉我特意带过来,想还与公子你。”  唤来站在一旁的阿云,从她手中接过木盒,打开来,放在南阙面前。  “此玉赠良缘,无故不可拆”,他拿起其中一块玉佩,说“这是昔日父皇送给我额娘的定情之礼,也是我额娘的遗物,看到它们,总生出无限感叹,这世间,真有所谓的真情吗?父皇一生爱过的女人无数,我额娘也终究只是他的一段风景,永远不是,。” 共 1483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对于子宫性不孕你了解多少
黑龙江好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门前的电杆

下一篇:秋之恋3

友情链接
小孩高烧40度怎么办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儿退烧推拿手法 孩子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三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一咳嗽就吐是怎么回事 小儿大便干 孩子挑食怎么办 宝宝病毒性感冒发烧怎么办 五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9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处理 宝宝发烧反复怎么办 宝宝退烧方法 宝宝干咳吃什么药 孩子咳嗽有痰吃什么药 儿童发烧 两岁宝宝流鼻血 儿童发烧怎么退烧 孩子上火 婴幼儿便秘怎么办 婴儿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孩咳嗽发烧吃什么药 松原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骨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那曲内科医院哪家好 中卫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万宁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双河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昆玉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广州一甲医院哪家好 梅州一乙医院哪家好 河源二级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揭阳一丙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青岛一丙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德阳其他医院哪家好 沈阳二级医院哪家好 阳泉三乙医院哪家好 临高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百色三丙医院哪家好 白沙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塔城一级医院哪家好 保亭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海西一级医院哪家好 海东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海北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香蕉 香港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减肥坐姿 北屯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胃肠炎 二手女人 双河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白内障 双河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胃息肉 洋葱小组话题 阴囊湿疹 万宁有哪些二甲医院 黄石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荆州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许昌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妇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自贡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自贡小儿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达州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五官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