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塔拉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星月逝卿湘潇语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22:22 编辑:笔名

一、  一切都是在那天发生变故。  京城里的雪一直在飘,屋外厚雪积压,足有半尺,而在怡红院里,是一片暖融融。  南余来的时候,我正在楼上梳妆,他掀开帘子,走进来,黑色的毛领披风未解,他的脸漠然,比屋外的雪都要冷上几分。  还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要拍卖我的“落红”权,作为怡红院的新晋头牌,这无疑是今天受客人关注的事。  南余前来捧场。对于他这样皇子身份的人公开来这里,确实令我受宠若惊。  “我不会把你交给别人。”他说。  我在描唇色,是炽烈的火红。  “你跟了我四年,在青楼为我打探消息,牺牲得够多了,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保护你。”  与他外表相反,他的个性远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冷静,甚至还有些孩子气的冲动。  他见我不回答,啪的拍上我打开的胭脂盒,手撑着桌子,俯身直视我道:“我要娶你,我亏欠你太多。”    二、  只能用意外形容次和他见面的场景。  那时皇上游行京城,全城百姓出来瞻仰,好久没有见到南余,我趴在窗口等他经过,果然,在皇上随行后面,几位皇子骑马交谈。  南余的红色外衣在他们中间格外显眼,我喊他,人声嘈杂,他没有听见,我忍不住失落,低眼看到手上的手绢,便把它往南余的方向丢出。  手绢太轻,轻易的就被风刮偏了方向,那个人却回了头。  一袭孔雀蓝的长衫,病态般的白皙肤色,眼睛里墨珠发亮,介于女人与男人的阴柔美貌,他看起来与周围格格不入,像是沉静的小溪被搬到了闹市,我感觉自己正被他的目光打量,于是拉下窗帘,从未有过的异样感激起我全身的鸡皮疙瘩。  他就是南余常常提起的六皇子——南阙。  体弱多病,足不出户,因此毫无建树,却深受皇上的怜爱,特赐单独的宅院府邸,令南余时常受气。  想不到今日,他一直坐在角落的包厢里,静静的观看南余和照儿争闹,也冷淡的观看黑三的砸场,在我绝望的时候,却命人呈给老鸨一对美玉。  “此玉赠良缘,无故不可拆。”不知谁说了这话,人群沸腾,能得这话的美玉,至今只有传闻中的“何氏玉”。  晶莹滴透中,一条龙脉在玉内游走,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再加上两块玉佩皆天然形成,雕刻工艺更是精巧,不愧无价之称。  理所当然,在老鸨啧啧称奇中,南阙造就了我京城美人的又一传奇。  我摆上菜肴,让阿云温了酒,屋外的飞雪不停,从楼台的窗望去,白色笼罩。  “今日多谢公子解围,青青感激不尽,先敬公子一杯。”我斟满酒,仰头饮下,他举杯欲回敬,一阵咳嗽,他气喘到说不了话。  白色的毛绒披风衬得他的脸毫无血色,他的侍卫急忙拿出备用的药,忍不住说道:“这天本不适合公子出行,可您偏……”  他服下,摆手示意别多说,气息稍平后,对我抱歉一笑:“柳姑娘,能否借贵地叨扰一晚,我现在有些乏困。”  “公子客气了。”我命人整理好床铺,添了暖炉,扶他过去躺下,我抽身离开时,他拉住我的手,“坐我旁边,陪我说会话可好?”  “当然,客人的要求,我们都会尽力满足。”我觉得我笑容合适,他却敛眉垂眼,钻进被窝,背对我,不再言语。  和南余一样的小孩子脾气,捉摸不定。  我无奈,退出去不是,坐下也尴尬,后来干脆做起针线活,这件衣服打算做好送给南余。  他竟转过了身,直勾勾看着,道:“这是做给心上人的衣服?”  一语戳中,我脸颊微红。  “过来。”他招手,我以为他有急事,放下衣服,忙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他坐起来,捏住我的手腕,力道惊人,是命令的语气:“告诉你,你是我买下的,今晚你的身心只能有我。”  “对不起,我失控了。”他意识到了什么,再次剧烈咳嗽,“你先退出去吧。”  我不再多说,立马走出房间。  第二天,他的侍卫来告辞,那个时候,他已经回了府。  正午,雪融化,南余一脸恼怒的冲我面前,开口就问:“听说昨晚你陪了南阙?”  衣服上一朵郁金香将要收尾,我认真的锁好线头,然后咬断,回道:“是啊,多亏南阙公子替我解围,不然……”  我后面的话没说完,被他一把拉起,“你陪谁也不能陪他!柳青青,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要攀龙附凤了,我告诉你,不可能!他南阙不过是在玩你!”  “你在胡说什么,我这些年来尽心为你何曾想过荣华富贵,南阙和我什么都没有,他只不过病发,在我这休息一晚上。”  “是这样吗?”他笑了,抱住我,“是这样就好,是这样就好,没发生什么就好。”  看到地上掉落的衣服,他拾起来,“这是你为我做的?”  我点头。  “真好。”他吸了吸鼻子,“刚才老子差点吓哭了。”  我不禁笑出声。  “对了,那个顾照儿的母亲是西域人吧,我看她美得挺特别,这丫头挺好玩,你给我多讲讲她的事。”  他坐下,拿起桌上的杯盏倒茶,新做的衣服被他随意的抛在一旁。  我莫名的不安,害怕迎来我难受的事。  南余,后来,你与我,该怎么还原?    三、  大晚上,怡红院内的客人正多,处处点上红烛,近几天我懒得应付客人,干脆躲在房里喝茶绣花,顾照儿正巧惊慌失措的跑进来。  “姐姐!姐姐!”  她喊道,一口闷下阿云递过的茶,用袖子擦去嘴边的茶水,“你一定要救我,你一定要救我啊!”  我看她男装却做出小女孩的撒娇样,掩唇笑道:“你又做了什么调皮捣蛋的事?”  “不是啊!这次真的是闹大了,我本来想教训下那个叫南余的家伙,就偷偷跑到他附院放火吓唬他,结果竟烧了起来,虽然后来救火及时,没造成什么损失”,她小脸颓然,趴在桌上,“可是那家伙刚抓的重犯,还没来及关进牢狱,就被我放火趁乱跑了,南余说,如果我不抓到那逃犯,就判我和重犯是同谋,要砍掉我脑袋,呜呜,要是我爹知道了这件事,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你是怕你爹还是怕我砍你头啊?”  是南余来了,他解下披风,黑色的长衫映入眼帘。  “你这个恶人,真是令人讨厌!”顾照儿跳起来,指着他,“你来这干嘛,怎么哪里都有你?”  “青青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为什么不能来。”他笑着坐下,端杯抿茶。  照儿看向我,我说,“是啊,我认识南公子已经四年了。”  “姐姐,你也欺负我。”她作势假哭,我叹气,“南余,你别吓她了,抓罪犯让一个女孩子去,总是危险了些。”  “可是,祸是她闯下的,她怎么也要戴罪立功,既然你也求情了。”  “你这个恶人,真是令人讨厌!”顾照儿跳起来,指着他,“你来这干嘛,怎么哪里都有你?”  “青青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为什么不能来。”他笑着坐下,端杯抿茶。  照儿看向我,我说,“是啊,我认识南公子已经四年了。  照儿跺脚,“我才不和你一起。”  “别闹,南余说的没错。”  心里却是微微的苦涩。  她嘟嘴不语,南余站起来,系好披风,“那我们现在就去找线索。”  说完,拉起照儿的手,阿云上前开门,我起身相送,门外,醉酒的大汉正和女子抱头亲吻。  照儿惊叫,南余快速用手遮住他的眼睛,回头对我说道:“你还不快处理。”  我全身的血液,从头凉到尾。  我见了这样的场景,就是没事的。原来,在他心里,我始终是风尘女子。  南阙的夫人派人送来请帖,邀我聚餐赏景,其实用意不猜就知道,那日南阙的所为已经在京城传开。  我找出自己的衣衫,这件衣服是江苏的大师一针一线做成,耗费两年时间,是我十六岁时,南余送我的礼物,绸缎像流水般光滑,浅浅的紫色,丽而不艳;再描了精致的淡妆,盛装出席,”  在座的皆是京城富贵人家的家眷,珠光宝气,好不羡煞旁人。  南阙的夫人端坐在上席,容貌大方,烫金的衣着华贵,她对我举杯:“早听闻京城有位绝色美人,今日一见,真正是好颜色,只可惜啊,出身青楼。”  对她这杯“惋惜”酒,我饮下,身旁已经有人克制不住的嘲讽起来:“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  聚在一起对付我吗?  我冷笑,举杯回敬:“真是对不起夫人您了,当晚南公子在小女子那留宿时,我应将他劝回,毕竟会有辱南公子清廉的名声,可是公子他……”顺带一抹羞涩的低头,“还望夫人海量。”  她握住酒杯的手指骨节发白,好半天才恢复正色道:“大家想必也有些倦怠了,不如上段歌舞表演助兴,前天我家相公还夸这个舞姬姿色过人,舞蹈更像是嫦娥戏云。”  话落,乐音起,舞女衣着轻纱上场,身段妙曼,在大冬天里,丝毫没有畏寒之意,特别是领舞的那位女子,美目流转,顾盼含情。  一舞终了,南夫人带头鼓掌,吩咐身边的侍女呈来赏银,然后,她扬手,把那些银子抛下,像打发乞丐般,说道:“拿去吧,你伺候我相公伺候的不错,不过日后别再费工夫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舞女扑通跪下一片,可我知道那话是明摆对着我来。  宴会上的贵妇个个笑的花枝乱颤,争先道:“南夫人对相公可真是严厉,也不是人人能有夫人这么贵气的地位,您还担忧什么。”  “就是,那些妖媚狐精,浑身的骚味,坐一起都怕被熏臭,夫人这么高贵的人,请这些人实在是瞧的上她们。”  …………  从来没被如此的羞辱过,无论在哪,都有南余的暗中保护,可现在,我只身一人,进退两难。  “不知柳姑娘对这些舞女有何感慨?”南夫人得意的把话锋一转,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我看来。  每一张脸皆是讽刺的笑意,在烛光色里,恍惚放大或缩小。  我突然作呕。  “既然柳姑娘身体不适,就先且派人送她回去。”南夫人漫不经心的品尝一口糕点。  我起身,头一阵晕眩,勉强站稳,说道“不劳夫人费心。”  我还不需要这样施舍的同情。  浑浑噩噩回到怡红院,人群聚在门口议论纷纷,招牌被砸落,地面也是血迹,我跑上前,询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摇头,具体也不清楚。  偏头看到了南余,神色落魄,站在人群中央,我替他整理好衣摆,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开。”他推开我,“你知不知道重犯就藏在这里,为了引出他,我只好让照儿扮成你的模样,结果……”  他哽咽,“照儿身份被识破,身受重伤,还差点受辱,而你却盛装去参加什么达官显贵的宴会,要是那个时候你在…..”  要是那个时候我在,受辱的受伤的就不是你的照儿了,是我,是我这风尘女子柳青青!  “呵呵,”我笑出眼泪,“我就该受那重犯摆布,对不对?我盛装出席,好摆风头,对不对?”  我解开衣襟,这件他送的礼物被我扬手扔地,它的漂亮,在落地起,一文不值。  “南余,你从来没有喜欢我!”  我只是你的工具,你听话的玩偶,你的占有欲,仅仅出于此。    四、  躺在床上半月有余,低烧一直不见好,听阿云说,顾照儿身体已经没有大碍。  南阙来找过我几次,可我任何人都不想见。  吃午饭时,张开欲问,还是埋头不语,阿云看了出来,说道:“南余公子,近没有来过。”  “是吗。”我放下筷子。  “姑娘,你还是多吃些吧,你都瘦的不成样了。”  我摇头,感觉疲倦,想再睡一会。  有人在门外敲门,“柳姑娘在吗?我家公子有信给您。”  我听出是南余身边的小厮,忙让阿云去开门,阿云跟着高兴起来,小跑过去,接过信,连连道谢。  我迫不及待的拆开,豁然,泪止不住的下落。  “姑娘,姑娘”,阿云一个劲的唤,那封信,从我手中飘落地面,她好奇,拾起,读完,眸子里,是满满的怜惜。  阿云是南余派来帮助我的丫鬟,她了解我和南余的全部,见证我对南余所有的付出。  “公子这样做,实在有些过分,阿云去找他理论。”  “不要。”我喊住她,“他下定了决心要我去做南阙身边的细作,他的性子你清楚,而我这几年,从没为他做过一件有意义的事,就当是我的报恩吧。”  “他明知道姑娘你对他……”  “有什么用,君情凉薄水,花意哪能留。”我把信放进火炉中烧掉,不再流泪,“阿云,备好笔墨,我要写信给南阙。”  “姑娘……”  “快去!”  不然再晚一刻,我的勇气,会溃不成军。  湖面结了薄冰,萧索的枯枝被雪覆盖,另有一番意境,湖中央的亭子里,我从食盒中拿出烫好的酒,摆上点心。  “前几日青青身体不适,让公子担忧了,特地来赔罪。”我替南阙倒上酒,今日无风,不算寒冷,选这个地点,比较雅静。  他的肤色比之前好上许多,今天穿的是清色的衣衫,外面罩了件白色披风,他说:“我哪敢生你的气,我那天要是在家就好了,你也不会……”  “不知道公子指的是什么,青青记性不好,不开心的,总会轻易忘了它。”我饮下杯中酒,眼神不自觉飘向湖面,那日的所有事,我不想提及。  “那样也好。”他低头,陷入自己的想法中。  沉默片刻,我主动开口:“公子送的‘何氏玉’,始终太过珍贵,况且公子也只是替我解围,这玉我特意带过来,想还与公子你。”  唤来站在一旁的阿云,从她手中接过木盒,打开来,放在南阙面前。  “此玉赠良缘,无故不可拆”,他拿起其中一块玉佩,说“这是昔日父皇送给我额娘的定情之礼,也是我额娘的遗物,看到它们,总生出无限感叹,这世间,真有所谓的真情吗?父皇一生爱过的女人无数,我额娘也终究只是他的一段风景,永远不是,。” 共 1483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对于子宫性不孕你了解多少
黑龙江好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门前的电杆

下一篇:秋之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