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全国体操退役后修电脑媒体曝光惹领导反感

2018-09-25 09:54:27

全国体操退役后修电脑 媒体曝光惹领导反感

孙旭光在为一户农家安装蚂蚱养殖场监控器。一身健硕的肌肉

全国体操退役后修电脑媒体曝光惹领导反感

,还能让人看出来他曾经是一名体操运动员。

孙旭光在自己即将开业的电信产品销售和电脑维修的小店中。

山东省胶州市洋河镇大王家村的蚂蚱养殖户王秀强,几天前想给自家的蚂蚱养殖场安装两个监控摄像头,有村民介绍,一个叫孙旭光的小伙子技术不错,且收费不高。5月23日上午,孙旭光带着几大盒设备、配件和两个工具箱如约来到了王家。王秀强看着孙旭光壮实的身体,感觉此人非同一般。一番交谈之后,他终于得知孙旭光曾经代表青岛市拿过全国体操,王秀强大感意外,又忍不住唏嘘不已,体操怎么干起了这种活,真不容易。挺好的一个人材,可惜了。

从体操到退役后生活艰辛

顶着烈日忙到下午4点,从布线、搭架到安装、调试终于全部完成。孙旭光准备向王秀强收取费用,王秀强倒是爽快,对价钱没有什么异议,但他的妻子却不想因为孙旭光是体操就放弃讨价还价的权利,其实,孙旭光给出的已经是底价,运动员出身的他至今也不太会狠心抬价。

这一天下来,大约能赚二百块钱,纯粹是辛苦钱,离开王秀强家后,孙旭光感叹道。而实际上,这种挣辛苦钱的机会也不是天天都有,偶尔才能碰到一次。退役后的这几年,孙旭光打过各种零工,卸货工、餐馆服务员、健身教练、电脑城的杂工比较一下,给人做电脑维修和相关服务工作就算是比较轻松的了,这点手艺也是孙旭光在电脑城打工时慢慢学会的。

孙旭光曾在1995年代表青岛参加全国城市运动会夺得男子吊环,在山东省体操队,孙旭光的成绩是与队友一起获得2005年全运会体操男团第五名。2006年,孙旭光从山东省体操队退役,领取了自主择业补助13万元。

当时没得选择,我只有领取自主择业补助这一条路可走。孙旭光回忆说,13万元看起来不是个小数,但如果在13万元和成为体操教练或类似的工作之间选择,我绝不可能选13万元。更何况,我服役这么多年,为体操队获得了那么多好成绩,又落下一身伤病,我拿这13万元一点都不觉得烫手。

退役之后,孙旭光回到家乡青岛,他用自主择业补助金加上父母给的资助交了购房的首付,每个月两千多元的房贷主要依靠父母缴纳,因为长期的专业训练导致学业荒废,孙旭光自知文化素质不高,只能四处打零工,多数情况下,微薄的打工收入只能用于维持自己的基本花销。虽然日子过得艰苦,但生活的压力尚在一家人能承受的范围内。

但天有不测风云,2010年,孙旭光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去世,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瞬间倒塌,一家人的生活开始变得艰难。

父亲去世之后,每个月两千多元的房贷成了大问题。加上女儿2011年5月出生,开销进一步增加,生活的压力徒然增大,不得已,孙旭光向山东省体操队和青岛市体育局的相关领导提出了求助,这些领导基本都是看着孙旭光长大,见证了孙旭光从一名体操苗子成长为山东省和青岛市体操队主力队员的过程,然而,作为一名已经办理了全部退役手续的运动员,孙旭光已经很难再从昔日效力过的运动队得到任何帮助。由于媒体报道了孙旭光生活的困难,相关领导还对孙旭光这种添乱行为表示反感,这更让孙旭光感到委屈和无助。

空有对体操的满腔热情却无法实现

邻近胶州市洋河镇大王家村的一条乡间公路边,孙旭光的电信产品销售和电脑维修店即将开张。这是孙旭光在附近一家饭店打工时,好心的饭店老板委托一位在电信局的朋友给孙旭光提供便利,帮助他开了这么一家店。小店主要代理销售卡,并提供电脑维修、线安装等服务,这些服务在农村地区还比较欠缺。

店里醒目的位置挂着好几幅孙旭光昔日在赛场上一展身手的大照片,虽然小店尚未开业,已经有不少乡亲慕名而来,他们也许说不上孙旭光的名字,但已成了孙旭光的代称。

在外闯荡漂泊了几年之后,孙旭光终于有了安身立命的一片天地,这里距离青岛市区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为了节约路费花销,孙旭光并不时常回家。为了当运动员,孙旭光从小就离开了父母,没想到退役之后,他还要继续与母亲和妻儿忍受思亲之苦。

思亲之苦还在其次,让孙旭光难以释怀的是,现实空负了他对体操事业的满腔热情和一身本领。

我在当运动员后,从未想过自己退役后会如何进行二次择业,因为在我的意识里,我一直就觉得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离开体操了。

2005年退役之前,孙旭光就开始主动往体操教练的方向转型,除了完成运动员的训练任务之外,我还帮助指导几名年轻队员的训练。他还曾多次与队里的领导沟通,表达了自己希望在退役后担任体操教练的愿望。但在他退役那年,队里说没有教练编制,孙旭光只能领取自主择业补助金。

在中国,有些运动员在退役后,完全不想从事与自己原先的项目相关的工作,有些运动员在退役后,虽然从事与自己原先的项目相关的工作,却没有了工作激情。孙旭光则是相反的典型,我一走进体操房,就觉得那是自己的家。在我当运动员兼教练员的那段时间,我在体操房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一点都不觉得累,我每天都会提前把训练用的器械和垫子摆得整整齐齐,而这类工作通常都是让小运动员去做。

在退役之后,即使生活再艰难,孙旭光也时刻关注着体操赛场的动向,一旦有新规则出台,我都会托人要一份仔细研读。

业余时间,孙旭光设想着如果自己是体操教练,应该用怎样的方法去挑选苗子和训练队员,在农村打工的这段时间,他顺带着了解了农村地区的风土人情以及选拔体操苗子的可行性,我所有对体操的思索和琢磨,只是源自心底对体操的那份爱,就算我知道我想的一切都可能白费,我仍然觉得进行思考的过程很享受。

孙旭光甚至幻想着,如果哪一天队伍需要他重新上赛场,他一定不会拒绝,别看我这么大岁数了,给我3个月恢复训练时间,我一定还能拿到山东省的吊环。

其实,多年的竞技训练,早已在孙旭光身上留下了无数伤病。他的右肩关节软骨已经磨损殆尽,一举起胳膊就会发出骨头相磨的咔咔声,经常在夜里被突然疼醒,整个胳膊都不能动弹,要用左胳膊把它搬动。

在大王家村为王秀强搭建监控摄像头时,注意到一个细节,孙旭光蹲在地上时一直是脚跟离地,这是我1999年两个跟腱断裂后留下的后遗症,因为跟腱是重接的,短了一截。这还算好,每年冬天,天气寒冷导致跟腱受伤处疼痛,那才是难以忍受的。

不过,运动员特有的坚韧品质也是运动生涯留给孙旭光的宝贵财富,如果不是心中始终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孙旭光不知道自己能否克服退役以来面对的种种挫折,能否从零做起,学到一手电脑维修的好手艺。

在退役的这几年,孙旭光曾短暂去香港担任过少儿体操教练,香港青少年体操培训的高度普及让孙旭光感到惊讶,反观内地,尽管体操竞技水平高度发展,但业余训练和普及程度却十分薄弱,否则,像他这样对体操怀有梦想的运动员,即使退役后不能成为专业队教练,也至少不会毫无用武之地。

本报北京5月26日电




精密箱式实验电炉报价
真空手套箱价格
精密真空气氛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