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塔拉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吾乃天命之子 第四百五十六章 新人

发布时间:2020-02-15 20:58:54 编辑:笔名

吾乃天命之子 第四百五十六章 新人

“会长,小生可否请教一事?”乐明嘉已被交流甚欢的两个上司给遗忘在角落了,但他还是宠辱不惊地淡然开口。

“啊?”苏特伦这时才恍然把注意力放回乐明嘉身上,“真是抱歉,有什么事就请问吧。”

“恕小生冒昧,听说袁氏覆灭,公会对仲国的战斗也该接近尾声了吧?”乐明嘉问道。

“是啊,该杀的杀,该怀柔的便怀柔了,剩下的一盘散沙,要不了多久就全都会归降的。”苏特伦说得漫不经心。

乐明嘉微微一笑,施了个礼后正色道:“请恕小生直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此时此刻,三军应当比以往更要提高警惕,不可松懈。北方的魔族对我们始终都是虎视眈眈,看到我们强大,他们势必会不乐意,我想现在,某些别有用心之辈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吧?”

“很好!身为公会新人,能有这番高瞻远瞩,本会长深感欣慰。”苏特伦对这番只有郭星那样的人才会说出来的话表示出双倍的满意。

“后生可畏啊……”夏言风不知是惊叹还是带着别的情绪,这般不卑不亢,身负韬略的青年,久后必成大器,趁现在他更应该拉拢一下这个人才是。

“哦,威廉大人,小生在修行时就听闻过您的大名

,‘雷霆之城’真是伟大的商业城,小生到现在也没弄懂它的经营方式呢。”乐明嘉谦卑地笑了起来,实则却是在向夏言风讨教。

乐明嘉身为在天国大陆土生土长之人,不理解人间界的经营手法可以理解,但这副装孙子的模样,却令夏言风对他的赏识又增加了一分。

“真的不好意思,雷霆之城属于商业机密,我还不能对外透露,若你还有其他需要请教的地方,我当如实赐教。”夏言风回应的同时,又盯着对方的眼神,目光不曾游移,好像在交流着什么微妙的心语。

“等等。乐明嘉是吧?本会长想让你带兵,但你只是个新人,只怕元老们不服,你就跟榜眼一起,暂时归入麾下吧,帐下正好缺个左右手,不嫌弃的话就请去吧。”苏特伦道。

“我倒是没意见,只怕榜眼李非文不肯与我合作啊。”乐明嘉的表情蓦地变得很不自然了。

“李非文?”苏特伦顿感疑惑,“你为什么确定他不肯?”

“这个榜眼因为一场武斗输了我半招,被我险胜,抢走了状元之位不服,一直都我耿耿于怀,因此要他与我同营,简直比登天还难。”乐明嘉笑得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呢,小生倒是没太大意见,就怕他还在赌气。要知道,他的心智可比小生单纯多了。”

“会长下了令,那就是天条,他岂敢不听?”夏言风冷声道,“倒是你,似乎说得很笃定的样子,但你这一面之词,很难让我们信服呢。”

“哦?小生还真不求会长和威廉大人全信。人们都说会长有‘奸雄之风’,想不到小生观察威廉大人的言行,也很有‘奸雄’的味道嘛。”看似不动声色,乐明嘉却已在察言观色间掌控了夏言风和苏特伦的心思。

“大胆!妄自以‘奸雄’之名对我等相加,是何居心?”苏特伦面露杀气地吼了起来。

“小生不敢,小生只愿为会长效犬马之劳。”乐明嘉又明摆着装起“孙子”来,从头到尾,他的语气都没用太大的波动,然而夏言风却对这样的语气不寒而栗。他想到了幕后黑手那波澜不惊却暗藏无边杀意的声音,不由得心慌不停,只是想想眼前的乐明嘉不过是个刚出道的新秀,根本不足为惧,便迅速恢复镇定,不知为何,他这个连魔王神兽都不怕的人,竟会被一个新人的气场慑到,他是怎么了?这个新人究竟有着怎样的能量?

“既然如此,那本会长准许相关人士从中调解你们的矛盾,还有……”

“慢着!”夏言风打断了苏特伦,眼神忽然变得如刀锋般锐利,“你们的私人恩怨,谁都管不着,但是,公会的利益高于一切!你们难道想以公废私?办不到的。乐明嘉,在战士学园也算是饱读圣贤书了,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懂么?”

“这……”心虚地低下了头,乐明嘉知道,这种时候他说什么话都不方便。

“苏兄,就照原来的安排,无需变动。”夏言风转对苏特伦说道,眼神不容置疑的坚定。

苏特伦点点头,却并没有追问为什么。

“乐明嘉,入了军营重地,谁敢以私怨贻误公事,都该按军法处斩,而跟一个与你有结怨的人处在同一屋檐下,也是命运对你考验啊。”夏言风又摆开架子,开始“教育”起新人来。

“嗯……大人教会,小生领受。”乐明嘉再朝夏言风一拜。

夏言风来了点兴致:“可是,要真正地带兵上战场,还需要积累经验,加以时日地磨砺才行。虽然我和会长会谋划具体的大战方略,但关键时候的应变能力还是很有必要练好的,虽然你天资聪颖,但那些普通士兵可不会有你这么好的头脑呢。”

“士兵之所以为士兵,服从命令才是它们的天职。”乐明嘉目光如炬地与夏言风对视着,说得斩钉截铁,“士兵不需要会思考的头脑,有将军来替他们思考,而我就是那个思考者。”

“好!”夏言风闻言后,满面喜色地鼓起了掌,“你的面试合格了,上任去吧。”

“遵命……只不过……”说到这里,乐明嘉面色骤变,话锋突转,三步并两步地就靠近了夏言风,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就已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笑容诡秘道,“跟我来一下……”

夏言风怎么也想不到乐明嘉会这样,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他也能察觉出什么,因此干脆也不挣开手臂,继续装作一脸木然地败他来着就出了宫殿。

“喂……队长!乐明嘉!”苏特伦喊了两声但无济于事,怎么看他们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莫非是像**一样去幽会了?不可能吧?一定是请教问题,对,一定是这样!

乐明嘉就这么拉着夏言风的手,一路从宫门外疾步奔出,由于守卫一看是“夏先生”,便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夏言风也没说什么。一直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小巷里,他才停下了步子,转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夏言风,说道:“我不想再隐瞒什么了,开门见山地告诉你吧。”

“为什么是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会长?”夏言风惊疑万分。

“嘘……这件事只能对威廉大人说……”乐明嘉悄声比划,凑近前来,“其实……我在来时的路上,经过了那座不知何时被改名为‘玄龙山’的山脉小道,原因是官道上老觉得像被人监视一样,浑身不自在……”

“啊……然后呢?”夏言风的心中已萌生不详之兆。

“我怎么也找不出那个监视我的人,为了摆脱藏在暗处的家伙,我故意绕了一段山路,那家伙好像确实被我甩掉了,可是……”说到这里,乐明嘉紧张地咽下了一口唾液,“过那段山路,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似的,当时山道两旁的黑暗气息简直要将我逼疯,我的灵魂仿佛在那时并不是我自己的,我的耳畔响起了阴惨惨的鬼啸。更可怕的是……我遭遇了怪物……”

“什么?是这样吗?”夏言风提起神来,“我知道了,看样子,黑暗的力量还没有被驱散干净呢,但好像这和跟踪你的人并无关系。嗯……那我们就先去一趟玄龙山附近吧……”

如果真是法尼尔的黑暗力量没有完全散去,那他有必要清理一下,但乐明嘉所说的怪物却令他很在意。但仅仅是这种事,没必要只让夏言风一人知道吧?

“总而言之,去一趟总不会有误,而且我还听闻了更恐怖的事,我们边走边说吧。”

“那么,我让师一起去吧,毕竟人多力量大。”夏言风试探了起来。

“不……”乐明嘉轻摇着头,“这件事还是只让威廉大人一人知道的好,而且那个人也只准让你一个人知道,如果你我告诉了别人,那么那些人就会有危险的。”

“那个人?你在胡说什么?”夏言风霎时骇然变色。

“我也说不清了,那个人长得和我一模一样……呃,可能是易容或是幻化之术吧?当时我也很震惊,可是……”乐明嘉说到这里,立刻就被夏言风打断。

“赶紧去!去找那个人的线索!你先去马厩,报上我的名字,借两匹快马,我在北城门外等你。”夏言风的神色异常焦急,头也不回地就甩掉了乐明嘉,独自飞奔向城北。

易容?幻化之术?夏言风不敢再乱想下去,长相和乐明嘉完全一致,恐怕真有难以预料的大事要发生,但前提是,乐明嘉此言属实。那个人难道是左天原?应该不会吧?说不定是那天跟丢的黑影,只是那家伙为什么要单独找乐明嘉并说出那些事呢?其中必有隐情。

夏言风一路奔走一路思前想后,然而他越想越不对劲。乐明嘉被人跟踪,紧接着又遇到了怪物,然后又碰上了长相与其相同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知道,乐明嘉只是个新人啊!究竟是何种缘由有人缠着他不放,但此事必然是蹊跷万分。

未等城门口的士兵问话,夏言风就闪电般地冲了出去,干脆也不管什么乐明嘉了,沿着从玄龙山脉回来的路重走一遍,或许能发现什么异常也说不定。在说真要遇上什么危险,带一个新人在身边也多有不便,冒险之事,不应该让菜鸟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