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塔拉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笔尖如此兄长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2:15 编辑:笔名

黑格尔曾说:“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就一定会有我们生存的空间和适合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壤。  是的,我们没有办法选择出生,但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去改写人生。我们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展翅翱翔,但我们不可以把别人踩入污泥当做自己前行的踏板,虽凭自己的小聪明得势于一时,但必将要遭到世人的唾弃。当你到了垂暮之年剑老无芒之际,漫漫长夜难以入眠,回首那些抱薪救火的往事,你真的就不会幡然醒悟?你真的就会心安理得吗?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记,在英国影片《王子复仇记》里的一句经典台词:“你必将会受到良心上的谴责,上帝是不会饶恕你的,阿门。”    (一)  坐落在山东省肥城市的一个乡村,刘、李两家在解放前一直都是当地的大户,以种地为生,相处也比较融洽。由于刘家的老太爷生性耿直得罪了官府,渐渐地刘家开始落魄,在一九四七年变卖了全部家产,举家投亲来到了东北一处偏僻的小山村落户。  在全国解放后的土地改革中,都按土地、财产多少划分成份,按李家当时的财产被定性为地主成份。  解放初期农村的地主成份不次于城市里的资本家,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李老太爷经常被革命群众进行批斗,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使出的一点力气,挣扎着睁开双眼,绝望地看了一眼这漆黑的世界,无声无息地走了。而李家的日子并没有因为李老太爷的离世而好转,因为李家的孩子在当地的贫下中农的眼里都是地主崽子。  相比之下,当年投奔东北远亲的刘家就要幸运多了。由于没有财产,在东北土地改革时不仅被划分为贫农,同时还分了点土地,一家人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一九五四年春,刘老太爷回山东探亲时,看到了李老太爷一家的窘迫,在和李老太闲聊时说:“嫂子,如果你家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你就尽管吱声,和我千万不要客气。”李老太听了刘老太爷这句话,感激地拉住了刘老太爷的手说:“兄弟啊,你要是方便就把我家的妮带走吧,在东北找个好人家嫁了,怎么也比在这受气强。”  刘老太爷想了想说:“大嫂,你看这样行不?你弟妹小的那个弟弟今年二十四岁,在我们林区的铁路上班,是个铁饭碗,就是人比较老实,不大爱说话,是自己家人知根知底啊!”李老太高兴地说:“那可忒好了,你的妻弟我就更放心了,男的大四岁不算大,你看你什么时候走,你就直接把他给带回东北去吧!”李老太说的妮就是李家的二女儿李秀秀,秀秀今年20岁,不仅识文篆字且长得眉清目秀。高挑的大个,婀娜的身姿,特别是她那明眸皓齿的娇颜和她那一颦一笑都更加显得楚楚动人。只是家庭出身不好,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钢,政治挂帅的年代里,家庭出身是每个人的政治生命,所以秀秀的家庭成份,让许多年轻小伙望而却步。    (二)  秀秀听说要跟刘老太爷去东北的消息也特别高兴,他早已厌倦了农村的生活和她地主崽子的身份,简单收拾了一下,和家人依依惜别后来到了东北。  刘老太爷的妻弟赵文刚,本是个老实巴交的一名铁路工人,这回姐夫回山东老家,竟给自己带回这么个大美人,把他乐得嘴都合不上了,也引来了同行工人们的羡慕不已。  在姐姐、姐夫的张罗下,两人很快就完婚了,秀秀的心中虽有些小小的缺憾,但自己别无选择只好委屈自己了。  而同一年和赵文刚完婚的还有刘老太爷的妻妹赵秀娥。赵秀娥的丈夫郑文学也是一名铁路工人,比赵文刚小一岁,两人私交甚好。眼见赵文刚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嫂子,心里不免也着急起来,于是赵文刚就把自己的亲妹妹介绍给了他,两人就在当年的年底结了婚。  赵文刚、郑文学两人不仅是朋友,这回也攀上亲属关系,今后两家的孩子也就变成了姑舅亲的关系了。  一九六三年七月,随着郑文学家第二个男婴郑小亮的声啼哭,赵文刚家的第三个男孩赵洪义已经满一岁了。  赵洪义由于在家排行老三,人们习惯的称他为赵老三。赵老三几乎继承了母亲秀秀的遗传优点,小小的年纪比同龄的孩子都要高,微胖的身材,两双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冷眼一看也算个美男子。遗憾的是母亲的另一个优点却没有继承,那就是:为人谦和,知书达理。而赵洪义随着年龄的增长,却一天天的减少了童年的天真,却精于算计、攻于心计,凡事都在心里打个小九九,首先要算计一下自己的得失再做决定。  而郑家的老二郑小亮的性格和赵洪义正好相反,讲义气、重感情、肯吃亏,甘为朋友做事,就是脾气有点倔强。时间长了,两个人在朋友、同学的心里渐渐地拉开了距离。  不可否认的是:赵家的儿女个个,特别是赵家的老大哥,硬是靠自己的努力打造出了一番天地,为赵老三今后的创业奠定了一个稳定的发展平台,而郑家儿女的发展只是比平常百姓的家庭略有起色而已。  让我们还是把镜头拉回到一九六三年的七月份吧!    (三)  郑小亮出生的时候,郑小亮的妈妈奶水特别足。就这样没有奶吃的赵洪义经常被秀秀抱来喂奶,直到哥俩同时吃到被妈妈断奶的那一天,所以,在整个亲属家中小哥俩的关系。  林区的孩子普遍上学较晚,一九七二年九月一日,赵洪义年满九周岁开始上学。郑小亮因为不到年龄被学校拒收,可这孩子满地打滚非要和洪义哥哥一起上学,大人被闹得拗不过,只好找到校长软磨硬泡。终,小亮天天背个大书包屁颠、屁颠的跟着三哥洪义一起上下学。  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小男同学就经常在一起打架。洪义每天都歪带个小红帽,每次小亮和他商量带一会,他就是不给带。  一次,三哥洪义和其他学校的小同学打完架跑回了家里,第二天早晨上学的时候,三哥找到了小亮说:“我病了,你替我把请假条捎给老师吧,我把红帽子借给你带一天。”小亮乐的拿过假条带上小红帽子就跑去上学了。  就在当天下午放学的路上,几个小男孩向小亮走来。其中一人指着小亮说:“哥们,昨天就是那个戴红帽子的把我给打了。”上,一人刚喊完,一帮小学生把小亮给围在了中间,狠狠地打了一顿。  小亮回家的当晚,帽子就被他三哥给要回去了。老三凭小聪明给小亮下了个套,只是小亮年纪太小没反应过来,白替他挨了一回揍。  然而,更多的时候,三哥还是经常护着弟弟小亮。就这样,小哥俩度过了一生都难以忘怀、充满了乐趣、天真、幼稚的童年少年时代。  一九八零年九月一日,已经十七岁和十八的小哥俩,又在同一班级开始了两年的高中学习阶段。紧张的学习生活,丝毫没有影响小哥俩的顽皮和胡闹,但在那个年龄阶段的个别学生,开始对异性同学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心动和遐想,更有一种说不清的朦胧感觉。  有一位叫郑小花的同学同时进入了小亮和三哥的视线,小亮便毫无心计的将自己的心事告诉了老三。  并不是郑小花学习有多好和多漂亮,主要就是郑小花的性格比较外向,大大咧咧,敢于和任何男同学叫板打架。  就在老三整天在想如何离间小亮和小花的时候,在高考的前一天下午,机会来了。  大大咧咧的小花竟把高考准考证落在了座位底下,捡到准考证的老三并没有及时交给小花,而是趁小亮不备夹在了他的英语书里。  第二天早晨,就在大家准备去参加一年一度的高考时,忽听小花焦急的喊了起来:“我的准考证不见了。”大家满屋子都翻遍了也没找着。  八点三十分考数学,进考场的时间到了,大家陆续的走进了考场,而没有准考证的小花被工作人员坚决的挡在了考场的大门外,小花就这样与一年一度的高考失之交臂。  大家知道,八十年代的大学,作为林区的学生,一个学校每年能考上大学的寥寥无几,按小花的学习成绩连那时的中专都考不上,遗憾的是小花由于准考证的丢失,此生连考场大门都没进过。高考结束的第二天,大家收拾学习用品准备参加毕业典礼然后离校,这时,老三有意抖动小亮的书包,众目睽睽之下,那张夹在小亮书里的小花准考证飘飘悠悠地落在了地上。小花捡起地上的准考证后,像疯了一样哭喊着扑向了小亮。  不知就里的小亮有口难辩,面对小花愤怒的厮打,在同学的哄笑声中,小亮终于挥起了拳头打向了小花。老三怕事情越闹越大查出是自己所为,拼命的抱住了丧失理性的小亮。  老三终于如愿的接近了小花,没想到在毕业二十年后,老三因小花提供的虚假信息被骗的倾家荡产。而在已经毕业二十年的一次同学聚会上,大家还戏谑的称小亮为“小偷”。  就在学校开完毕业典礼大会的当天下午,心里一直愧疚的老三,为了打消小亮心中的疑惑,竟神秘的告诉小亮说:“兄弟,我知道那天是谁在陷害你了。”小亮气愤的说:“三哥,你快告诉我是谁?”老三有意支支吾吾的说:“就是他。”  小亮往前望去,看到同学张老四在和小花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小亮便愤恨的尾随其后,一直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小亮指着张老四的鼻子说:“是你他妈的陷害我。”那件事不是张老四干的,张老四自然就不服气,随后俩人厮打在一起……  把同学张老四打伤的小亮被治安拘留十五天,罚款三十元人民币,而讲哥们义气的小亮,始终没有供出是老三在背后告诉他的。    (四)  一年一度的招兵开始了。林区青年就业的方式,除了考学分配工作外,一部分人接父母的班,另一部分人就是靠当兵转业分配工作。在所有人的眼里,当兵就是曲线就业的一个路子,所以,每年有限的参军名额,倒不如说是各家权、势的较量。  这次招兵,郑文学费了好大的劲,郑小亮终于进入了政审阶段。遗憾的是:按招兵规定,治安拘留不满一年的取消参军资格。  小亮为了那次打架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从此,倔强的小亮发誓一辈子都不当兵,而他的哥哥老三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不甘失落的小亮找人拜师学会了开车,八十年代初期的林区还没有驾校,只是每年两次统一到市里考驾驶证。  聪明的小亮得到了师傅一家人的喜爱,渐渐地小亮的师傅就成了小亮的岳父大人。    (五)  赵家的老大哥中学毕业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知青下乡,“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由于林区没有可耕种的土地,那时的中学毕业生都被分配到林区的各个林场锻炼,而赵家的老大赵洪林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聪明、精炼的赵家老大赵洪林很快就在知青群体中脱颖而出,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担任了知青队长,不到三年时间就担任知青点场长。  八十年代的初期,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服务加工行业逐渐开始实行国退民进的战略,有着经济头脑的赵洪林紧紧抓住了这次良机,在知青点内,率先办起了所属集体企业性质的肉类产品加工厂。  随着中国改革的不断深入,各地的知青点逐渐解体,充满睿智的赵洪林,先是以承包的名义盘下了知青点的肉类加工厂,后用不到五十万元的资金,买下了价值五百多万的这个肉类加工厂,这是一例在经济改革中典型的国有资产流失案。  一个原本价值五百多万的集体企业,通过个人的巧妙运作,终演变成一家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后来竟成为一家当地赫赫有名的明星企业。  随着产业的不断做大,当初仅以加工肉类为主的单一型企业,仅用了几年时间,很快就发展成一家集各种酒类、饮料类、山野菜类的大型食品加工厂。  郑小亮凭着精湛的开车技术和亲戚关系,在建厂之初就一直在赵家企业里开车。  赵洪义参军转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国企上班,上班不久就与一位高中老师结为伉俪。看到哥哥的企业干的红红火火羡慕不已,也要下海经商,便和媳妇商量向厂里提出申请,办理提前退养。  小两口合计了许多天,感觉下海风险太大,便决定先到哥哥的企业里工作,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项目。  当时企业允许职工下海经商,也就是停薪留职,老三借这个机会很快就办理了离职手续,来到了哥哥经营的企业负责后勤,选择了不同就业方式的老三和小亮终工作在一起。  赵家企业有大小七台车,除了两辆小车外,共有五辆大车。企业运输工作量不大时,这几台车还可以出租额外挣些运费。、  工作不久的老三,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绝妙的商机,那就是出租车辆的运费随行就市,自己完全可以做主定价,只要安排好司机出车就行。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财务室的李会计感到近几个月出租的运费明显减少,下班时碰巧遇到了司机小亮。  李会计热情的和小亮打招呼:“赵师傅不忙了吧?”  小亮说:“厂里的活是不忙了,可外面天天有租车跑长途拉货的,我吃点饭就得出去装货。”  李会计是个中年女性,性格外向说话快言快语,他马上说道:“不对啊!这几个月的出租收入比以前差远了,可油钱一点也不比以前少,我以为你们开的大车时间越长越费油呢。”小亮惊愕的说:“不对吧?厂里现在是生产淡季,我们这几台车也不费油啊!我们天天都没闲着啊!”紧接着又说:“大姐不和你聊了,我吃口饭还得出去装货。”小亮边说边快步的向外走去。李会计看到小亮渐渐远去的背影,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看来这里面有猫腻啊! 共 1416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性交障碍的常见症状看吗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

上一篇:初夏荷影

下一篇:红日出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