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塔拉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脑死亡真死亡

发布时间:2019-08-22 15:08:35 编辑:笔名

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被医生取出。它的主人叶劲,是一名21岁的广西小伙,被医生判定为脑死亡。这颗心脏被植入北京12岁男孩小包的体内,延续另一条生命。

4天后, 千里送心救活男孩 引发法学争议。署名为北京市公安局法制办、法学博士的许志强撰文认为,这场生命接力和爱心行动背后,潜藏着能否通过脑死亡标准认定他人死亡的重大法律问题。

对此,医学专家指出, 脑死亡 在医学上的效力已经无争议。国家卫生部门相关文件也载明,脑死亡患者可在家属同意等前提下捐献器官。不过,由于脑死亡在中国未立法,专家亦指出其存在伦理和司法等多重问题。 脑死亡 患者面临 医学上已死亡,但法律上或未死亡 的尴尬境地。

脑死亡 摘心被指有悖法律

据介绍,叶劲的心脏取出时仍在跳动。解放军181医院判定其为 脑死亡 。此前,他的家属已经签字同意在其去世后捐献其器官,包括肾脏、肝脏、心脏、眼角膜。

署名许志强的文章中称,目前,我国法律对死亡的认定标准并没有明确规定,但长期以来,由自发呼吸停止、心脏跳动停止、瞳孔发射技能停止三个标准组成的 综合说 得到法学界、司法界以及社会公众的接受和认可,一直是认定死亡的法律标准。

如果在法律上不能采纳脑死亡的认定标准,那对一个未死之人摘取心脏是一种什么行为,即使已经获得他的家人的同意? 许志强 认为,这场 生命接力和爱心行动 背后,潜藏着 能否通过脑死亡标准认定他人死亡 的重大法律问题。

脑死亡 后允许捐献器官

事实上,虽然截至目前 脑死亡 在中国仍未立法,但这一概念近年已悄然应用于器官捐献领域。

脑死亡是科学的死亡判定标准。 去年全国两会上,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表示,我国200 年已发表了中国 脑死亡 判断标准和建议判定死亡的程序。针对器官捐献,2010年开始的试点工作采用 心死亡 和 脑死亡 两套标准并行,民众可自愿选择死亡标准。

但黄洁夫也承认,法制管理层面仍以 心死亡 为统一标准。

2011年原卫生部下发《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启动心脏死亡捐献器官移植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 中国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分类标准 已纳入脑死亡器官捐献。其中提出,脑死亡器官捐献须经严格医学检查后,各项指标符合脑死亡国际现行标准和国内脑死亡标准,并通过卫生部委托机构培训认证的脑死亡专家明确判定为脑死亡。 家属完全理解并选择按脑死亡标准停止治疗、捐献器官;同时获得案例所在医院和相关领导部门的同意和支持。

难被公众承认的 脑死亡

09医院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石炳毅昨天表示,虽然捐献者和家属可自主、自愿选择 脑死亡 或 心死亡 标准,但在实际操作中,许多家属都会坚持等到患者心脏停止跳动,才可以实施手术。

一名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脑死亡患者如捐献器官,家属必须在器官捐献同意书上明确写道: 捐献手术在心跳不停掉情况下获取,这个过程我理解并接受。

除器官捐献外,对于临床 脑死亡 患者,很多家属也主张抢救。

石炳毅说,出现 脑死亡 后,医生会判断病人已经无法抢救。 但这种判定没有效力。 他说,医生只能如实告知家属,由家属作决定。

北京多位医院人士昨天表示,患者家属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会同意停止抢救,但更多的家属仍然强烈主张 继续抢救 。

这种抢救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也是对家属情感、时间的浪费,更是对死者遗体尊严的不尊重。 石炳毅认为。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清远市人民医院院长周海波曾提过针对脑死亡立法的议案。他称,一个需要循环呼吸等生命支持的脑死亡病人,每天的医疗费用在5000元到10000元甚至更多。 脑死亡后毫无意义的 抢救 给病人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财力负担,也给卫生资源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 焦点

脑死亡 确实 死 了吗?

脑死亡指脑干死亡,不用呼吸机在几分钟内就会心跳停止

脑死亡不论是从医学还是生物学角度来看,都意味着不可逆转的死亡。 石炳毅说,目前全世界已经有89个国家和地区承认 脑死亡 ,即以脑死亡作为死亡的判定标准。

他介绍,医学界已为脑死亡制定了一套诊断标准,比如脑干反射全部消失、自主呼吸停止等。 很容易鉴定,临床医生都能够识别。

他表示,脑死亡患者即使抢救,也是无谓的抢救。临床上脑死亡之后又 复活 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脑死亡判定错误;二是故意杀人。 这两种情况都很少,脑死亡是不太容易 错判 的。

有些公众将脑死亡与 植物人 画等号,觉得患者日后还能被 唤醒 。对此,石炳毅解释,脑死亡同植物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脑死亡指的是脑干死亡,不用呼吸机的话,在几分钟之内就会心跳停止;植物人只是大脑皮层不行,不用呼吸机仍然可以存活。

脑死亡时捐器官效果更好?

专家认为,心死亡后仍可捐献,脑死亡立法不应为了捐献器官

有医学界人士提出,器官移植需要在人脑死亡之后、心死亡之前(其他器官还未死亡之时)就提取,时间越快效果越好。

石炳毅则认为,理论上器官捐献和脑死亡应割裂开。 死亡是死亡,捐献是捐献,死亡不应因捐献而发生。

他说,即便是心脏停跳,短时间内移植心脏也并非不可以,其他器官也一样。 具体情况很复杂,不同的病人、器官情况不尽相同,另外和心脏停跳前的状态、病人的身体状况等因素都有关系。

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研究中心主任王海波也曾表示,脑死亡立法不应为了捐献器官,而是因为这是医学进步的结果。他说,不应仅由或主要由移植专家推动死亡判定标准和法律规定,这会造成利益冲突,并引起公众的忧虑。

声 音

应设专业机构对脑死亡做第三方鉴定

公益律师贾方义表示,按照目前我国器官移植执行的条例,捐赠者家属签字同意就符合 法规 ,但是什么亲属同意或者到哪个临界点可以签字,标准模糊。同时,医院掌握着医疗认定的技术,一般人无法获知具体情况,也难起到监督作用。

贾方义建议,应尽快研究器官移植方面的法律。 现在执行的那个条例是2007年出台的,已经跟不上形势了,应尽快将其提升到国家法律级别。 此外,还应设立专业评价机构,对脑死亡认定做第三方鉴定。这个机构由卫生主管部门、司法部门牵头设立,囊括社会、司法、伦理等多方面的综合考量因素。记者 温薷 郭超 制图/许英剑

术后血栓的症状
肚子痛想吐是什么症状
脚踝骨折后多长时间消肿
友情链接
小孩高烧40度怎么办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儿退烧推拿手法 孩子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三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一咳嗽就吐是怎么回事 小儿大便干 孩子挑食怎么办 宝宝病毒性感冒发烧怎么办 五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9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处理 宝宝发烧反复怎么办 宝宝退烧方法 宝宝干咳吃什么药 孩子咳嗽有痰吃什么药 儿童发烧 儿童发烧怎么退烧 孩子上火 婴幼儿便秘怎么办 婴儿反复发烧怎么办 松原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骨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那曲内科医院哪家好 中卫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万宁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双河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昆玉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广州一甲医院哪家好 梅州一乙医院哪家好 河源二级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揭阳一丙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青岛一丙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德阳其他医院哪家好 沈阳二级医院哪家好 阳泉三乙医院哪家好 临高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百色三丙医院哪家好 白沙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塔城一级医院哪家好 保亭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海西一级医院哪家好 海东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海北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香蕉 香港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减肥坐姿 北屯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胃肠炎 二手女人 双河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白内障 双河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胃息肉 洋葱小组话题 阴囊湿疹 万宁有哪些二甲医院 黄石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荆州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许昌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妇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自贡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自贡小儿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达州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常德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房缺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