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周军一个人在社会上要为他人服务

2018-01-11 16:06:48

周军:一个人在社会上要为他人服务

12月7日,在接过共青团广西区委、广西青年联合会追授给丈夫周军的“广西青年五四奖章”后,杨港新双眼含满泪水,哽咽得说不出感谢的话语。她知道,被她和同事、战友们深深怀念的丈夫,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了。

小山村里的“养殖110”

周军,一名29岁的“80后”,生前是容县六王镇水产畜牧兽医站副站长、六王镇古里村新农村建设指导员。2002年1月从部队退伍后,周军先后在容县僻远的杨村、石头、六王3个乡镇的水产畜牧兽医站工作。

平日里,周军的工作时间表如下:凌晨4时进行定点屠宰检疫,天亮后回到站里的兽医门诊上班,中午进行流动检疫,下午整理生产报表和财务账目,夜里轮值夜班。这个工作,他一做就是8年。

周军有个绰号叫“养殖110”养殖户有什么难题,他总是随叫随到。2007年的一个冬夜,天降大雨,石头镇的养殖户马广才突然发现自家养的猪不正常,赶紧给周军打。周军挂了便挎上旧药箱,骑摩托车赶了8公里的山路过去。等给病猪打完针,已是次日凌晨1时多了。

这个“养殖110”治病认真,却从来不收诊疗费,只收兽药成本费。村民陈裕植养的猪病了5头,村里的兽医说“没法治了”,周军仍然想尽办法救治。3个月后,5头猪全部健康出栏;古里村吴家裕养的仔猪患了高热症,周军一周3趟地跑去猪场搞消毒防疫,仔猪成活率提高到98%。

由于长年“泡”在3个镇的100多个村组,养殖户们都认得周军,甚至认得他的妻子杨港新。周军工作过的3个乡镇,离家远的有60公里,近的也有20公里。由于工作忙,他常常不能回家。杨港新只能趁周末骑摩托车去看丈夫,再陪他去为养殖户的家畜看病打针,权当“约会”。一来二去,她也“混”了个面熟。

“我应该冲在前面!”

2010年,周军开始兼任六王镇古里村新农村建设指导员。一到古里村,周军就操起了“老本行”,跑到养殖户家里走访摸底:村里养了多少鸡、鸭、猪,种了什么经济作物。他的电脑里,密密麻麻记录着养殖户的地址、、经济状况、养殖情况,以及家禽打针用药的日期。

当年6月2日凌晨2时许,六王镇遭受强降雨袭击,大量山体塌方、房屋被毁,一些群众被稀泥掩埋。古里村是3个重灾村之一,受灾时与外界完全失去联系,车辆无法通行。刚在兽医站值完夜班的周军接到消息,马上骑着摩托车往古里村赶,骑到半路,把摩托车往路边一扔,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村公所步行。

六王镇副镇长李强和周军同行,他回忆说,当时两人几乎是“爬”到村里的。当时泥石流把大树冲到道路中间,泥浆深及大腿,每走一步,都要从泥浆里用力“拔”腿。泥浆“吞”掉了周军的鞋子,他就光着脚继续走,树枝和石块把他的双脚划出了一道道血口子。这3公里多的路程,两人“爬”了两个多小时。

到了古里村,周军便和村干部分头营救被掩埋的村民。由于没有大型机械,他们便用铲子、铁镐挖土,用手搬开石块。这时有人奔过来大喊:“五保户老谢瘫痪在床上

周军一个人在社会上要为他人服务

,人还在屋里没出来……”周军把工具一丢,赶紧朝老人家里跑。低矮破旧的房屋有一角已经倒塌,周军一头冲了进去,摸到床边,背起老人便往外跑。刚跑出门口不远,“轰隆”一声,屋子的另一角也倒塌了。

大家松了一口气:“好险!”周军却不后怕,他说:“我当过兵,我应该冲在前面。”,周军硬是用手“挖”出了3名被泥土掩埋的村民,又帮助17名村民安全撤离。

这时,有关部门要将一批救灾物资送往另一个重灾村陈村,需要人带路。周军二话没说,扛起一袋大米就走。到了村里,听说还有人员被埋,他放下大米,跑到村民家借来工具,继续挖了两天,才把遇难者遗体挖出来。

运送救灾物资,帮村民进行灾后重建、指导群众无害化处理禽畜尸体……周军一连几天没有停歇。

6月7日凌晨,周军收到妻子杨港新发来的一条短信:“能调个班吗?……儿子已经高烧4天了。”然而直到6月10日,灾情发生后的第8天,周军才回了一趟家,同时带回了一组灾情照片。他让妻子看照片,言语里充满歉意:“对不起你和孩子,但我要尽我的能力,让受灾村民有衣穿、有饭吃。”

和周军一起担任新农村指导员的李丽丽,清楚地记得初到村里报到时,周军半开玩笑说的一句话:“我一定要做好这个新农村建设指导员,只要古里村的面貌有改变,我死也甘心了。”

不料,一语成谶。

倒在深爱的工作岗位上

六王镇受灾后的两个多月,周军忙于古里村的灾后重建,还要兼顾畜牧兽医站的工作。2010年8月初,他隐约感觉身体不适,但只到附近诊所打了一瓶吊针又继续上班。8月28日,周军腹部剧痛被送进医院,随后被确诊为非遗传性L2型白血病。

周军并没有把自己生病的消息告诉他平时联系的养殖户。住院期间,他的仍然24小时开机,初的一个月,每天都有养殖户打来咨询。周军耐心地在里讲解,需要到现场的,才转交同事处理。

妻子杨港新对周军又爱又怨:“我劝他注意身体,别操心太多,但他这个人很倔……”两人结婚8年,妻子怀孕时周军便调到离家60多公里的石头镇工作,直到儿子5岁多才调回较近的六王镇。好容易离家近了些,周军却病倒了。

周军治疗时需要输血,杨港新想起家里有几本献血证,回去一翻,吓了一跳总共有17本。拿到医院,主治医生也吃惊不已:从2002年开始,周军每年至少献血两次,总计捐献了6800毫升。

在治病期间,周军还抽空写博客:“我是一个平凡的人,过着平淡的生活,从不认为自己做过多大的贡献,我想那都是我份内应该做的……”在周军的U盘里,有一份未完成的《村情调查报告》。报告里分析了古里村存在的问题和发展优势,还写了自己的打算,例如在村里加快推进高效农业,筹建农业专业合作社等。

U盘里还有一份周军在今年5月初写的入党申请书。上面写道:“一个人在社会上要为他人服务,想办法让大家都过上美好的生活。我想,如果成为了一名党员,我就能够更好地帮助大家。” 周军对这份申请书并不十分满意,寻思着有空再修改修改。5月23日,病情加重的他再次到南宁住院,却再也没能回来……

6月13日,周军停止了呼吸。他走了,留下了巨额医药费,留下了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和父母、瘦小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以及对工作岗位的深深眷恋。

在整理丈夫的遗物时,杨港新从周军那部缠着透明胶带的旧里翻出了一段录音,是2010年6月24日周军与上级领导通话时无意间录下的,大意是:当天凌晨4时他要去屠宰场进行肉检,再做外围检疫,天亮后要到古里村进行灾后重建,当晚还要在村里过夜……

这段录音,成为周军留给所有人的珍贵回忆。

癫痫有隔代遗传吗
鸡西癫痫病医院
四川癫痫病医院哪家
比智高对身体有没有影响
保定皮肤病医院哪个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