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塔拉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华文】路(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2:08 编辑:笔名
一、
快递员一大清晨就给刚强打了个电话,叮嘱他有一份快递放在快递公司等待他去拿。
“是多大的件?”刚强问他。
“挺大的,里面应该是块木板,单上写着易碎物品,您还是自己来拿吧,还有……”
“祝您生日快乐。”快递员继续说道。
“谢谢,不过您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刚强问他。
“快递单上写着呢,先生,早点过来拿吧。”
“哪里寄过来的?”刚强继续问他。
“海南三亚。”
挂了电话,刚强寻思着,这份神秘的快递是谁寄给他的呢?
一路驱车赶到快递公司,在前台登记了姓名之后,快递员把他带到了仓库。
“喏,就是这份四四方方的,不轻也不重。”快递员指着一份用包装纸包裹好的物品对他说。
“单在哪?”刚强问他。
他从包裹下撕下一张纸,正要给刚强签收,刚强看到了单子上面写着:“小白龙,祝你生日快乐。”
落款是:小铁脚。
刚强脑门中猛地一闪,记忆的闸门忽地打开了,一道儿时的身影似乎踩着乡路噔噔噔地,带着一阵“叮当,叮当”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如洪水般划过。
“你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快递员看他一脸激动,好奇的问他。
刚强看了看他,嘴角泛出一丝笑容,他已知道这里面装着什么。
刚强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回答:
“装的不是东西,是一条路。”

二、
刚强小的时候,励志要成为一名动物学家,他对大自然的一切产物都充满了好奇心。刚强喜欢昆虫,对萤火虫能在黑夜里发出亮光感到好奇;他又对一种身上长满了绒毛的毛毛虫感到新奇,为什么它们的绒毛能让人的皮肤瘙痒;知鸟又为什么在炎炎夏日才会讥叫;飞蛾又为什么喜欢扑火;总之,他宁愿在生物课上摆弄一只蝴蝶做成的标本,也不愿意面对另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父亲。刚强与他的父亲一样执拗,执拗的像两个人,有时候又像一个人,可谁知道呢。刚强的父亲觉得儿子应该按照他为他设定的路线走下去,那才是正确的路。
在外人的眼里,刚强几乎是一个怪胎。对于他的执拗,刚强的父亲企图用一种暴力的方式让他开悟,那是一根柳条,有着柔柔软软的韧性,刚强的父亲经常随手折断一截,刚强的屁股便成了众矢之地。而他的班主任显然要比刚强的父亲高明了许多,班主任似乎对惩戒学生颇有研究,他用一根削好了的竹片,中间用刀划破,做成很扁很轻的就像一把尺子,由于中间是有裂缝的,那把尺子打在手心上,中间的裂缝由于受力裂开一道缝隙,恰好的夹住手心里一小块的肉,那种滋味就好像黑夜里的飞蛾撞到了灯光,是火辣辣的疼。
在刚强眼里,这把尺子就好像专门为他定制的。
刚强的叛逆让班主任和刚强的父亲很头疼。他们每次头疼的时候,刚强身上的肉也都会疼一次。
为了纠正刚强的错误思想和错误方向,刚强的父亲用过很多方法,比如给他讲清华大学的历史,给他灌输数理化的好处。刚强有时候被打得疼痛难忍,难得的点一点头,刚强的父亲便高兴的买来一小块猪肉,清水白菜炖了,作为刚强开悟的奖赏。小时候家里穷,难得吃一次肉,而刚强的父亲又总能很巧妙的把大学与猪肉牵连在一起,他的逻辑很富有说服力,大抵是只要考上了清华北大,学会数理化,长大之后就能过上小康生活,餐餐吃猪肉自然就不在话下了。
而刚强似乎总不开窍。为此,班主任忍痛割爱特地把他的尺子赠予了刚强的父亲,那把尺子许多老师借来用过,打过很多人的手掌,也被许多人摸过,被摸得油光发亮,有着悠久的历史,是班主任惩戒学生的得力助手。他对刚强父亲说,尺子拍手掌时力度既不能轻也不能重,轻了的话中间的裂缝不宜裂开,夹不住肉也就不疼了,重了的话夹的肉太多也不疼,这其中有门学科叫做压强与受力面积,只有力量刚刚好,夹住的肉是一小块,一拉一扯,不至于重伤到也是恰到好处的疼,这就是达到了目的了,显然班主任是非常有文化的。刚强的父亲得到这一门手艺很是高兴,连连夸奖班主任有学问有知识。
后来班主任又亲自做了一把,虽然没有以前那一把油光发亮,但也差不到哪里去,这项发明一度成为了刚强童年的阴影。

三、
刚强有个外号,叫小白龙。这得归功于班主任。有一次刚强和同学们在河里游泳,正对河底下一只龙虾的两只钳子有了兴趣,不料却被恰巧经过的班主任认了出来。几个人都被揪上了岸,唯独刚强还在河里撒着欢游来游去,这头钻进水里,过了一会又冲那头冒了出来,气得班主任是连连跺脚。
他在岸边喊了又喊,又是扬言打手掌又是拿家长做恐吓,这一连串的呼喝就像刚强他们初中的上课铃,听到了的都会自觉走进教师,班主任的呼喝每每都会收到效果。可是这回却不是那么顺利了,班主任指着刚强骂道:“我还真不信了,真当你是浪里小白龙了!”
说完就要挽起裤脚下水,刚强见势不妙,乖乖的上了岸,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班主任又给他们复习了学校管理条款,以及详细的阐述了游泳一时不如读书半刻钟的深远道理。
自那以后,同学们都开始叫他小白龙。
刚强有时候想,如果自己真的是一条小白龙多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又能飞又能游该多好。
刚强正值青春叛逆期,学习成绩长年累月倒数,这叫刚强的父亲很是头疼。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该批评的批评了,该教育的也教育了。每每刚强从考试后领回一张画着零鸭蛋的试卷,都会换来父亲的一顿责骂。那把竹片在他的手里是越发的油光焕发。
那一年是初二的早晨,下半学期刚刚开学。
教室的座位是按学习成绩排列的,成绩居上的坐在前排,成绩居中的坐中间,像刚强这类垫底的只能搁后边垃圾堆旁边坐了。
人还是那些人,熟面孔一堆,新面孔倒是有一个。
这学期转校来一位新同学,白皮肤大眼睛,胖墩墩的身材像个小球似得。尤其是那双脚,脚下的鞋子鼓得老高,走起路还会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这是新来的同学,叫陈跑,大家欢迎。”班主任说完,似乎是不大情愿的样子,头也不抬地指着刚强旁边的空位说道:
“你先坐那里,下个月考试之后再安排新的座位。”
说完又义正言辞的说道:“刚强,别把人家带坏了!”

四、
这位新来的同学似乎很活泼,没到半天功夫便和周围的同学们打成了一片。
尤其是刚强,两个人真是相见恨晚。
刚强对这位新同桌很是好奇,尤其是那双鞋子,看起来很奇怪,又见他走起路来似乎很是吃力,便低下头好奇的问他。
“你这双鞋哪买来的?”
“嘘……”
他小心翼翼的怀顾四周,一把手细细的将两只鞋的鞋带解开,两只又白又胖的小脚从鞋窝里一退。
“啊,好舒服!”他好像卸掉了枷锁,不禁长叹。
刚强细细打量这双鞋子,到也是很漂亮的,只是鞋底偏高,穿着一定怪不舒服的。
“这可别让人瞧见了,会被人嘲笑的!”陈跑小声的叮嘱他。
“为什么?”
“这是我爸专门找人定做的,里面可有门道了!”
“稀奇,鞋子还能有什么门道?”
“你等着。”说完,陈跑拿起一只,用力摇晃了一下,发出“叮当叮当”的碰撞声。
“什么声音?”刚强疑惑的问道。
“是铁的声音。”
“铁?用它干嘛?”刚强问道。
那边叹了一大口气,一副老气横秋又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不是走路的鞋,这是锻炼的鞋子!”
刚强的好奇心被勾起了,捏在手里比较了一下。
“我的个乖乖啊,可够沉的啊。”
“一边一斤,两边两斤。”陈跑回答干净利落,似乎习以为常。
刚强不禁破啼大笑,指着他问道:“你爸该不会是少林寺出来的吧?”
陈跑皱了皱额头,闷声回答:“他是一个运动员,搞体育的……”
“所以你爸用这双鞋励志把你打造成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运动员?”
他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回答。
“不,是比他更出色的运动员!”

五、
这件事成了两个人的秘密,到也是因为这件事,这时间一长,他俩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
陈跑的父亲是一个退役的运动员,得过金奖,擅长百米冲刺,因为受过伤便退役回到了家乡做起了小买卖。后来取了妻生了孩子。他还特地为孩子取了个代表性的名字:陈跑。预示着自己的儿子能像自己一样跑在国家体育馆的起跑线上。陈跑的父亲一心想要把他培养成一个比他更出色的运动员,这事得从娃娃抓起。所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陈跑的父亲便以各种法子锻炼他的双脚。
无奈的是,锻炼计划进行的有声有色,而陈跑的身体却开始横向成长了。因为家庭比较宽裕,吃的好,孩子又到了长身体的缘故,尽管有时候特地节制进食,但也抵不住成长啊,没到一年功夫,陈跑长成了个小胖子。这在别人眼里是件开心的事,但在陈跑父亲的眼里就像在裁判那里领来一张黄牌,攥在手里不是滋味。作为一名运动员要保持良好的身材,是马就能奔跑,要是长成一头猪,那就只能走步了。
所以有的时候,陈跑的早餐就是一碗清水粥,这是陈跑的父亲在为他减肥。
因此两个人经常借着课余时间,去红薯地挖来红薯烤熟了充饥。
这事没过多久就被红薯地的主人发现了,把这事告到班主任那去了。
“你们俩为什么去偷别人家地里的红薯?”班主任手里揣着那把竹片义正言辞,两双眼睛滚圆的瞪着刚强。
“是你带头的是不?”
两人一字排开,站在教室的后面,谁也没有说理由。
班主任在上面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引经据典,批的两个人是头都抬不起来。
“瞧?就是那把尺子!”趁着这个时间,刚强小声的向陈跑解释。
陈跑微微一抬头,看了看班主任手中的尺子。
“今天总算见识了,疼不疼?”
“我的手都被打得起茧子了,不疼……”
“那我……”
“没事,一会我全扛下来。”
两个人正在底下窃窃私语,班主任说完走了下来。
“是谁带头的?举手!”
‘唰’,两个人的手同时举了起来。
刚强一脸疑惑的望了望陈跑,那边坚定的一点头。
“老师,是我带的头!”
“不,老师是我带的头!”
班主任一脸差异,“你俩到真是乌龟配王八,患难之时见真情嘛?那我就成全你俩,谁先来?”
班主任说完,只见两个人都伸出了手。

六、
被打之后刚强问陈跑,那是什么滋味。
“又麻、又疼、又热……”陈跑搓着双手,心有余悸的回答。
他俩就如班主任所说的那样,乌龟配王八果真是讲义气,这个月的考试成绩纷纷垫底,刚强以一分之数超过陈跑险居倒数,陈跑不敌刚强勉强拿下倒数第二。难怪班主任带他来报道的那一天的一脸不快了,原来早就知道是个“差跑生”,这对难兄难弟成绩不见上涨,可两人之间的感情却渐渐的升华了,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己。不过刚强父亲摆弄手中的那把竹片是越来越娴熟了。陈跑的父亲倒是不怎么在意,一心想要把他往运动员方向发展。如果要把德智体美劳分开,那么刚强的父亲一定会选择德智,陈跑的父亲也一定会优先考虑体美劳。
那件事后两个人都写了检讨书,贴在了教室后面的墙上。左边靠门靠光养眼的地方贴的是班集体获得的奖状。右边靠墙靠垃圾的阴暗角落里贴的是检讨书,一共有六份。加上这一次,刚强的检讨书一共有三份,占了一半。其中两份是上半学期贴的。份检讨书是因为上生物课时把毛毛虫丢同学脖子里得到的;第二份是因为上次河里游泳抓小龙虾的那次;一份是这次偷红薯。可以说是“战功”显赫。
“啧啧,你可真厉害,为什么你对动物那么感兴趣呢?”陈跑问他。
“我就喜欢动物,尤其是喜欢探险,你呢?喜欢运动吗?”刚强望了望陈跑肥胖的身躯。
他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我不喜欢,我喜欢画画!”
“哦?”他眼睛一下亮了,“那你画一只壁虎让我看看?”
“哪里有壁虎?”
“你等着……”
晚自习的时候,刚强捅了捅正在看书的陈跑,又指了指窗户,那里正趴着一只壁虎。
“尾巴为什么断了?”
“是我弄断的,书上说壁虎的尾巴断了可以再长出来,我想尝试一下。”
陈跑仔细的看了看,“还断着呢!”
“其实已经长了一截了,你快点把它画出来。”
“好。”
片刻功夫,一张用铅笔素描的壁虎画出炉了,刚强看了又看,不禁称奇。
“画得可真漂亮,我们美术老师画的也没你好看。”刚强发自内心的赞赏。
陈跑一歪头,奇怪的问道:“我们有美术课吗?”
“有,每周四下午一节!”
“那不是班主任的语文课吗?”
两个人说到这,一抬头,那壁虎早已不知道爬到哪里去了。

七、
这之后的日子里,刚强都会从一些乱哄哄的草堆里捉来一些五颜六色的昆虫,把它们全部用绳索捆住,陈跑就把它们一个个画在本子上。教室里的那只壁虎的尾巴又慢慢的长出来了,刚强觉得特别有成就感,他俩给壁虎取了个名字叫小坚强。

共 69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采取倒叙的方法,一开始就紧紧抓住读者的好奇心,引领读者进一步探寻。望子成龙和恨铁不成钢的心态让父亲和班主任对刚强的态度都加以了暴力,那把尺子好像过去教书的私塾先生都有一把。可是,一个孩子的内心是需要引导和鼓励及沟通的,而尺子所能达到的就是一时的嘴上的屈服和认错。一度刚强被作为典型怕他带坏了新同学,而两个不同的父亲教育的方法也不同,一个重视孩子的文化课一个更重视孩子的身心健康,某种程度上陈跑的父亲比刚强的父亲要高明,因为,健康才是生命的要素。当然,对孩子的教育是一点到面的,不能只重视某一方面。同时尝到过那把尺子的味道后,两个孩子的感情就更加深厚了。一个不好的老师和一个不明智的家长同样都能毁掉孩子的一生。好在孩子的天性好奇,所以总能在不太宽松的大环境里找到自己的乐趣,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让自以为是的大人们无可奈何。因为简单所以不设防,在巨毒五步蛇面前,孩子的表现令人起敬!的分开是必然的,人生何处不相逢,人生何时不离别。很值得细读的文字,带领读者回到过去,回到儿时的天真浪漫。问好一水!推荐精品!【编辑:杏叶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10600 9】
1 楼 文友: 2014-11-05 09:55:41 一水的这篇小说,既有趣味又有哲理和儿时的欢快味道,非常喜欢!问好!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1-05 14: 1:56 杏姐真速度,编按我也很喜欢,非常敬佩您对文学这条路的坚持,天冷了,注意保暖!
2 楼 文友: 2014-11-05 10: 6:49 看见你的大作喜欢,点赞,切盼你红霞闪烁。【精】我再仰慕。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1-05 14: :21 精不精无所谓,我只想把一些道理写出来,无奈文笔欠佳,只能慢慢的写。对于你的进步我倍感高兴,而又时时愧疚,你们那儿应该下雪了吧!很希望能去看看,问好!
 楼 文友: 2014-11-05 18:24:10 幽默 风趣,带一些哲理,一水的文字是华文的一大亮点啊,有空常回来坐坐。 婉若倾城。
回复  楼 文友: 2014-11-05 21:09:14 多谢老胥捧场,话说你的诗歌是华文的一绝啊,问好,天凉注意保暖
4 楼 文友: 2014-11-05 20: 5:00 人生的路,希望的路,问好一水!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1-05 21:10:24 谢谢峰语大哥来访,天凉了,注意保暖
5 楼 文友: 2014-11-06 12:5 :54 大作燃彩华文空,不生荣幸看峥嵘。喜看江山豪杰舞,一水君子果见荣。再贺【精】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大便干
幼儿大便干
小孩上火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