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塔拉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云水卧底警花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46:21 编辑:笔名

(一)  青鸟纸浆公司办公室。  水寒烟端坐在电脑前,啪啪啪快速地敲击着键盘,那有节奏的声音仿佛一曲音乐随着她灵动的手指倾泻出来。此时,那一抹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射进来,温柔的裁剪成美丽的侧影。这情景这图像恰好被轻轻推门进来的罗大华收在眼底,他怔在那里看得痴了。  “嗨!罗总监,看什么呢?”一个略微粗重的声音传过来,屋中两个人同时吃了一惊。  “啊?没、没看什么呀。”罗大华掩饰着回答,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烧。  水寒烟抬起头向他们笑了笑:“罗总监、李副总,你们好!请问,你们、找我有事么?”  “有事。”罗李二人不约而同回答。  “咳,罗总监,你先说。”李副总边说边绕到水寒烟身后,眼睛盯着屏幕又问道:“副总监,在忙什么呢?可以看看吗?”  一道酒气冲进鼻孔,水寒烟微微皱了皱眉,继而淡淡地一笑,平静地回答:“当然可以啦!呵呵,刚刚写了首诗词,感觉不太满意。想趁着午休时间改改。我正改着呢,这不,你们二位就进来了。”  李副总眯着一双有些发红的眼睛,瞧着屏幕又说:“水副总监,你又没吃中饭吧?你看看,都几点了?老是这样,身体怎么能受得了?我给你买了你吃的小笼包,快去吃吧!我要欣赏欣赏你的大作。”  “就是啊,工作不能不吃饭啊。水副总,我给你买了你喝的牛奶,给你放在这里啦!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罗总监说完放下牛奶,急慌慌地逃走了。逃?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逃?  水寒烟轻轻一笑礼貌地说道:“谢谢,我真饿了呢!”  李副总摇摇手:“别客气啊!你先吃,我看看你写的东西。一会儿就到点了,快上班了。”  “嗯嗯。不对呀,你和罗总监不是找我有事吗?他、他怎么走了呢?”水寒烟拿起一个小笼包莫名其妙的问道。  李副总的眼睛始终没离开电脑屏幕,听见水寒烟问话,头也没抬地回答:“我是给你送饭来了,我猜想罗总监是给你送牛奶来了。这,应该是我们来的目的罢!”  水寒烟“哦”了一声,再没说话,静静的在那里吃着东西喝着牛奶,若有所思。  李副总在那里一字一句地念道:  “初春,登高凝云飞。念,天地悠悠人生如戏。君不见,芸芸众生,几人是知音?墨雨,丝丝痴情泪。叹,风吹雨打零落心。怅然,衷情海底月。思,遥遥无期天涯肠断。谁知晓?春来去苦,岁月云烟暮霭沉沉。一川原野青复青。  雨弱云亦娇,雨为云,云之雨。一半儿云,一半儿雨。一半儿柔,一半儿弱。一半儿软,一半儿娇。琼浆琥珀杯,女儿红,素颜飞。一半儿忧,一半儿愁。一半儿醒,一半儿醉。一半儿青山,一半儿明月。淡泊名与利,且从容,且静心。浮生事,莫强求。一半儿狂,一半儿傲。一半儿痴,一半儿癫。一半儿吟,一半儿咏。一半儿舞,一半儿歌。一半儿生,一半儿熟。  一枕清风明月,两袖云雨醉太平。闲情偶寄小园诗话,但学陶公独卧桃花水,拈笔牡丹呻吟镜花缘。管它什么塞鸿秋阳春曲,管它什么拨不断水仙子寄生草。咱只寻梅赏莲乐清箫台,登江山楼,仰头长啸直冲云霄。闲庭漫步,折春花独自看,好个淡雅清爽幽幽香。清江引梧叶儿,托起点点小桃红。凭栏人怎得怨风情?一江云水照晴岚。  幽梦汉宫春,梦到疏影销魂处。夜半乐多丽,半屏团扇画中舞。衾帐绮罗香,帐外月冷未觉寒。瑶华警世寻,烟雾弥漫水云间。述感落魄宾,剑光闪处震苍穹。乐闲朝天子,高卧东山倚青松。  感,感慨。万千情绪胸中结,一词难尽幽幽红尘几多春夏秋冬怨与愁。  怀,怀志。亿昔往日凌霜雪。一书难写幽幽浮生几多东西南北坎与坷。  嗔,嗔怒。十方云雨欺弱烟。一醉杀凰堕落天使沉醉挥剑狂舞伤心楼。  咏,咏叹。九野樵歌空中绝。一指轻弹飞花雪月素指弄音流泻曲霓裳……”  李副总读完叹道:“好一个感怀嗔咏!只是有些淡淡的忧伤。水副总监果然是才女!佩服!佩服!好了,时间到了,咱们该开会去了。”音落,站起身来,向水寒烟摆摆手,走了出去。  水寒烟微笑着颔首,等他走出去后,趴在门边听了听动静,随后把U盘放在一个大信封里夹在公文包中,轻轻带上门走了出去。长廊,她口中哼着时下流行的曲子,向会议室款款行去。    (二)  纸浆公司小会议室。  十几个高层人员围坐在一张檀木桌前,听总经理张一山做总结报告:“今天的会议主题就是继续加大工作量,加快销售步伐,将我们青鸟的产品全部打出去……“他的话音刚落,主管车间的刘副总经理问道:“张总,生产方面没有问题。但是,环保局呢?他们已经勒令咱们公司停产整顿污染问题,这一开工加大生产力度,我怕……”没等他说完,张总不耐烦地抢过话头说道:“环保局,不用怕!我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你管好你的车间就成!”刘副总经理低头答道:“好的。”  张一山环顾了一下众人,问道:“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就散会!李副总,你留下!”  众人闻言纷纷站起身鱼贯地走了出去,李副总站起身为张一山续了一杯水,然后坐在他旁边。张一山饮了一小口茶,眼睛瞧着门努了一下嘴。李副总会意,马上站起身来走到门边,拉开门向外仔细瞧了瞧,随后返身回来,他向张一山摆摆手,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说外面没人了。  张一山等他坐下了,这才开口问道:“怎么样?你观察的如何了?你看看谁有可能是卧底?”  李副总凑过来在他耳畔低语道:“目前还没有目标,但是我怀疑水寒烟有问题,可是、可是又没有证据。唉!”  张一山粗重的眉毛一扬:“水寒烟?她有什么问题?一个单纯的女孩子。”  李副总低声回答:“大哥,这个女孩子可不简单啊。凭感觉说,她的背后一定有故事。”  张一山有些不悦地说道:“凭感觉?别凭什么感觉了,赶紧给我查清谁是卧底!我就是想知道,究竟是谁把我们公司的秘密说出去的?要不然,那环保局怎么知道我们偷偷向江河放污水?还有就是,上次那个举报人和那几个渔民,你做的干净吗?可不要留下证据被公安局抓住。”  “就是嘛,我也纳闷呢。大哥,你说,咱们那个排污的管口做得多隐秘啊,谁都不会想到的。大哥,你放心,那几个人早就见阎王去了,现场伪装的很好,公安局定论是自杀。”李副总连忙附和着说。  “这就好。子刚,这事一定要做好,而且还是必须做好!善后的事也一样要处理好。关于这个卧底,也要仔仔细细的查——对了,你先去找几个可靠的人,再另外弄几个排污口。记住,要隐蔽,外面千万别让人看出来。”张一山正色地命令道。  “好好,大哥,我这就去找人做准备。”副总李子刚说完站起身来欲走。  “子刚,你等等。”张一山叫住他,然后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叠钱来,“啪”的一声放在办公桌上。李子刚莫名其妙地挠挠头,疑惑地问道:“大哥,你上星期已经给我钱了,这是?”  “给手下的弟兄们分了,告诉他们排污口一定要做好,不能有一点点的破绽。明白了吗?”张一山用手指敲击着那些钱说道。  “嗯,我知道了,大哥。那,没事了,我就先走了。”李子刚抓过钱,喜滋滋地走出门去。    (三)  远离市区的野生公园僻静处。  水寒烟女扮男装与一男一女在凉亭处石桌前,吃着零食说着话。离远一看,还以为他们是同学或者是朋友在闲谈呢!  “寒烟,近怎么样?还好吧?”男人将一瓶牛奶递过来,用非常关心的口气问道。  “没什么啊,挺好的。感谢领导挂念哦。”水寒烟调皮的轻轻一笑。  “寒烟姐,哦,不对,寒烟公子。啊呀,咋这么别扭呢?你知道吗?你不在的日子里,咱们王队长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嘻嘻,我想,大概是度日如年吧。”年轻女子说完捂着嘴直笑。  “哈哈哈,袁紫琼啊,你这张小嘴呀……”王队长指点着年轻女子大笑着说道。  水寒烟的脸微微一红,嗔怒地拍了一下袁紫琼的后背:“紫琼,瞎说什么呢?”  袁紫琼吐了吐舌头:“好好,我不说话了,行不?我禁言!”说完,还真地闭紧了嘴巴。  水寒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笑过之后正色说道:“好了,不闹了,说说案子吧。进展的如何了?”  “目前,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线索,就看你这里了。”王队长喝了一口罐装啤酒答道。  “这是我收集的资料,那上面有青鸟纸浆公司违规排放污水,淹死了下游渔民的鱼虾和雇佣闲散人员毒打渔民的记录,还有他们私自安装管道,向江河偷放污水的视频。”水寒烟将U盘拿出放在石桌上说道。  “这可真是太好了,寒烟,你真棒!你真不愧是咱们局侦探一枝花啊!”王队长将U盘快速地放进公文包里,由衷的赞道。  “当然啦!寒烟姐是咱们局的侦察员,一级警探啊!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爱呢?你说是不是啊,王队?”袁紫琼意味深长地接过话头,向王队长眨着眼睛调皮地问道。  “嘿嘿,那是那是……”王队长摸着脖颈傻笑道。  袁紫琼掩嘴轻笑了一下,忽然间想起什么似地又问:“寒烟姐,这些材料你是怎么弄到手的?我记得你上回跟我说,那个什么副总叫李什么来着?”  “李子刚。”水寒烟接过话头回答。  “对对,就是那个李子刚。他不是怀疑你了吗?你是怎么把文字打出来的,又保存在U盘里的呢?”袁紫琼“咕咚、咕咚”喝下去大半瓶矿泉水,然后问道。  “说起这个事,还真有点悬呢!”水寒烟一边用水果刀打着苹果皮一边轻描淡写地回答。  “啊,怎么啦?不会是被发现了吧?”王队长闻言差一点没呛到嗓子,连忙放下罐啤,眼睛盯着她,颇为担心地问道。  “就是啊,怎么啦?快说呀寒烟姐。”袁紫琼也催促道。  “没事,没事,看给你俩吓得。一开始呢,我都是凭脑子记,然后回家存在电脑里。那天,家里忽然停电了,说是小区维修电路。我想,大中午的,公司肯定是没人,于是,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用电脑记录。恰好那天,李子刚有个同学从加拿大回来了,他去接风洗尘,我就借着这个便利,往U盘里下载资料。还差那么一点没下载完,那个罗总监就来了,我连忙取下U盘。他倒是没什么,但是也不能让他知道啊!紧接着那个李子刚带着酒气进来了,上来就看电脑屏幕……”水寒烟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接过王队长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几口。  “嗯,然后呢?”袁紫琼和王队长异口同声急急问道。  水寒烟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回道:“说来凑巧,上个星期,我的那个在省城当老师的同学,要我给她写一篇关于忧伤和柔弱的古韵诗词,她要在全省弘扬古典文化汇演中表演小品。我抽空给她写了一篇,于是,我就马上点出来那篇古韵诗词。然后呢,李子刚就很认真地读很认真地看,再然后呢,他是什么也没看出来,很遗憾的走了,咯咯……”  “还笑呢,这多危险啊?以后,千万注意安全。”王队长心疼地呵斥着。  “就是,就是,王队批评的对。寒烟姐,记住了没有啊?”袁紫琼附和着。  水寒烟轻笑道:“真的没事啊,有惊无险。”  “那帮家伙心黑手辣,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另外,倘若瞧着势头不对,立马就撤。”王队长正色说道,脸上挂着严肃的神情。  袁紫琼又附和着点头说:“是啊!寒烟姐,听王队的,身份要是暴露的话,就撤!赶紧走人!”  水寒烟展颜一笑淡淡的说道:“没事,我会注意安全的。你们别担心!还有啊,王队,我怀疑咱们内部有奸细。”  王队长闻言,脸色一沉:“我也怀疑呢,我猜测这个人肯定还不认识你。但是,也要注意安全。你只与我和紫琼联系,其他人千万不要相信。切记!切记!”  “嗯,好,我知道了。时候不早了,我们散了吧!”水寒烟首先站起身来说道。  “好的,寒烟,保重!”王队长伸出右手。  水寒烟也伸出去右手,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四目相对传递着心底柔情。  “此时无声胜有声,道是无情却有情!”袁紫琼的脑海里忽然蹦出这两句诗来。  当夕阳的光辉洒满公园的时候,三个人才各自散去。    (四)  水寒烟带着一副大墨镜,在公园里沿着曲径通幽处的小路不紧不慢地走着,斜阳透过树木的缝隙悄然地打在她的身上,涂抹了几道斑斑点点的光芒。这个公园的景色真的是很美呢,以前怎么没发现啊?她在心里暗暗地问着自己。嘿!你一天到晚的查案子做卧底,哪里有时间逛公园呀?另一个自己颇有些幽怨地回答。嗯嗯,也是呢。她在心里轻轻笑道。  “救命啊……”忽然一阵呼救声传来,打断了水寒烟的思绪,她连忙加快脚步奔向呼救地点。  “你喊吧,大声地喊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哈哈哈……”一声狂笑飘进耳内,水寒烟循声扒开灌木丛,矮身仔细望去,她瞧见五六个年轻的男女,在围攻一个同样年轻的女孩。 共 738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囊肿
昆明专治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权威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小寒4

下一篇:门前的电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