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塔拉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剑唤正文无锋军第两百一十二章秘法

发布时间:2020-01-29 22:13:26 编辑:笔名

剑唤 正文 无锋军_第两百一十二章 秘法

钱卿此时此刻出现,对于李颛桥和苏武来说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李颛桥感觉懊恼,早知如此,刚刚还不如将其斩杀算了,放其一马,如同自埋祸根。

苏武则是惊喜万分,钱卿出现,那么两人出手,必定能够将这李颛桥击杀于此,自己也就能够再次回去夺取冰嵘城了。

钱卿为何会恰巧出现在此?

说来一切真的是巧合,之前钱卿夺门而逃,看准了这个方向逃命,并且躲在这里慢慢恢复自身天地灵力,却发现有人朝着自己这个方向冲来。细细一看居然是李颛桥与苏武,“莫非这李小子实力如此之强?竟然能够追杀苏武?”

原本他打算静静潜伏,等待两人离开,但是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自己碰到这李颛桥后遇到的一切。自己辛辛苦苦营造的钱家就这么毁于一旦,自己也从此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逃窜,原本苏武答应夺下冰嵘城后应允的种种好处也如烟云散。

越想,心中越是气愤,便忍不住跳了出来。

三人心中,各有心思。

“逃。”

李颛桥没有多想,立即转身逃走,毕竟一个钱卿加上一个苏武,自己讨不了好果子吃。

“想逃?追。”苏武以及钱卿岂会答应?立即追了上去。

李颛桥没有同时大幅度的催动天地灵力与天地精力,仅仅是使用其中的一部分,让自己能够不被苏、钱二人追上,也不至于消耗太多的力量。毕竟,李颛桥知道,薛老在前面,只要汇合薛老,那便能够联合他反攻身后的二人。所以,为自己保存力量是的选择,

终于,李颛桥看见了薛老的身影,大喜所望。而身后的两人也没有放弃,紧紧跟随其后,他们确信自己二人联手,薛戎和李颛桥根本不是对手。

过了十数秒,李颛桥和薛老碰面了,随即也就停了下来,暗暗调息,准备面应敌手。

而苏武和钱卿也看见了他们两个人汇合,却也仍旧没有半点放弃的打算,停在二人面前,准备动手。

没有半点商量与声响,一个呼吸过后,四个人便已经战在了一块。

薛老一道划向钱卿,却被苏武挡住,一戟将攻击挡了回去。

可是李颛桥却也定准时机,释放龙爪扑向苏武,却也被钱卿挡住,随即龙爪溃散。

苏武在李颛桥龙爪出击的时候,断山戟也直接戳向了薛老,可是薛老反撩一刀,将断山戟撩开,然后紧接一道劈向钱卿。

四人之间如此混战,刀来剑挡,剑挥戟还,谁也占不得谁的便宜。

“嘭”

四人的兵器撞击在一块,发出让人耳膜都难以承受的巨响。然后四人也都接着碰撞的力量向后退去,相互僵持。

突然,钱卿身上的灵力符文开始荡漾,原本只拥有五枚灵力符文的骨骼,就在这一刻又点亮多了几枚。

“噌”

“噌”

“噌”

“噌”

顷刻之间,钱卿骨骼之中的灵力符文便多达十七个,竟然多了十个。可每一个便是增长近乎百分之十的威力,也就是说,钱卿现在比李颛桥与薛老联手都还要强上几倍。

“哈哈哈哈,我之前遇到奇遇,修炼一门功法,能够使我的实力短时间大幅度上涨,可惜使用一次便是要消耗我三十年寿命。”钱卿的实力比之其余三人而言,如果他们是一条溪流,那么钱卿便如同奔涌的江河一般,“你们,便为我这三十年的寿命去死吧。”

钱卿的表情狰狞,手中剑一挥,却并不是挥向薛老以及李颛桥二人,而是划向了身边的苏武。

苏武因为距离钱卿极近,对钱卿毫无防备,而钱卿又是突然出手,所以根本反应不过来。

可是剑已经将其拦腰斩成了两截了。

苏武此时此刻,心中极恨啊。狠钱卿反复无常,狠教廷的阴谋毒辣,也狠那唆使自己的儿子。临死,苏武都不觉得自己有一丝一缕的过错,因为,他只恨、只怨他们。

“噗通”

苏武的身躯就这么砸在了地面上,血液染红了一片泥土。

钱卿看见他手上的纳戒,一伸手将那枚纳戒收了起来,带在自己手上。

看了看那倒在血泊中,双目望着天空却失去了神采的苏武,轻轻骂了一声,“蠢货。一辈子聪明,糊涂在这么一天,你不死,谁死?”

薛老也有些愣神,因为这苏武在二十年前是和自己一同时间担任城主以及军主的,二十多年两人之间从没有过口角。但就是今天这么一天,他先是为了城主的位置造反,意气风发,现在却就这么死在了自己面前。

薛戎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或许什么都不说便是自己对这二十多年的了。

钱卿抬起头来看了看薛老和李颛桥,舔了舔嘴唇,“你们两个当然也别想跑。”

一个闪身,便已经冲到了薛老的面前,长剑一挥,就想要取薛老的性命。

“不好。”薛老大惊失色,抬起长刀抵挡。

可是钱卿的力量太大了,薛老根本没办法抵挡,直接被这一剑撞飞,然后摔入身后百米的土地之中,喉咙一甜,便是一口鲜血吐出。

可是钱卿却根本没有追击薛老,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李颛桥。

李颛桥甚至能够感觉到钱卿的目光之中蕴含的压迫力,“莫非仅仅是十七裂的程度就能够对十裂武者造成这么大的差距感么?”李颛桥心中疑问道。可是,面对钱卿的目光压迫,李颛桥却并没有胆怯,而是与之对视。

“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先杀了你,比较解气。”钱卿淡然开口道。

李颛桥同样不甘示弱,“我这只是在想,你这十七裂的实力到底能够坚持多久。”

“狂妄。”钱卿怒斥道。

“狂不狂妄,得看你杀不杀得掉我再说话。”李颛桥没有再等,雷霆剑在手,直接扑向钱卿。因为看钱卿的样子应该是不怕李颛桥拖延时间的,也没有必要一直承受着钱卿的压迫,一旦自己承受不住,被钱卿抢先一步动手,那么自己必定逃脱不了身死的下场。

故此,先发制人。

“你自己找死便怪不得我了。”钱卿哈哈一笑,也是举起了自己的剑,朝着李颛桥冲去。他可不知道多想干掉李颛桥,既然他自己找死,那么便成全他。

“灵魂轰炸。”

突然,钱卿感觉到自己大脑一阵眩晕,但是片刻之后便清醒了过来。

因为李颛桥已经攻到他的面前了,并且趁他没反应过来狠狠地在他身上划开一道口子。

但是,十七裂的武者,身体比十裂武者强悍,李颛桥借用自己精神力的修为,释放灵魂轰炸让钱卿愣神眩晕,接着出击也只是在钱卿身上留下了一道一指长的细口子。

“什么?十枚灵力符文的提升居然这么大?”李颛桥见得自己的攻击居然只能起到这么微小的作用不禁色变。

“哈哈哈哈,就凭你?死吧。”钱卿在清醒过后便直接挥剑,剑上寒光闪闪,挥向李颛桥。

钱卿没有一刻停顿,直接朝着李颛桥发动攻击。

李颛桥当然不会因为钱卿的强悍而惊慌,随即也挥动自己手中的雷霆剑抵挡。可是双方力量真的过于悬殊了,李颛桥不过一碰撞,便直接倒飞出去。

在半空中,李颛桥心中突然想起一句嘲讽自己的话:“短短一天之内被人击飞三次,也真的是可怜我李某人了。”

内蒙古海拉尔农垦总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远大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癫痫能治疗好吗
台州手术治疗白癜风
南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