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塔拉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文化武川之北周北齐隋唐四朝帝王的先祖何时离开武川辨析

发布时间:2019-06-20 15:35:44 编辑:笔名

北周北齐隋唐四朝开国皇帝皆籍隶武川,是毋庸置疑的史实。那么他们的先祖先人是何时离开武川的?谁是生长在武川的?也就是说他们是哪一代离开的武川?哪一代生长在武川?不管其寓意何在,这对于重新认识武川的历史地位和影响都具有一定的意义。历史上曾有'襄阳南阳争诸葛①,五台定襄抢老西②'的趣谈,其意义大概也在于此。

一、周文帝宇文泰一族居住武川共历五世,其父宇文肱时举家离开武川,宇文泰生长于武川。

《周书》、《北史》皆称宇文泰一族居住武川共历五世,即始祖宇文陵、曾祖宇文系、祖父宇文韬、其父宇文肱和宇文泰一辈。离开武川的时间是'沃野镇人破六汗拔陵作乱',宇文泰之父宇文肱纠集乡里'斩其伪署王卫可孤'后,举家避地中山。

宇文泰是否生长在武川,可以从发生在武川的南河战役和其大嫂闫姬致其子宇文护的-封信中得到印证。《周书列传第二》载:'德皇帝与卫可孤战於武川南河, 临阵坠马,颢与数骑奔救,击杀数十人,贼众披靡, 德皇帝乃得上马引去。俄而贼追骑大至,颢遂战殁。' 文中所提到的德皇帝即宇文泰之父宇文肱,是其孙宇文毓位尊九重后对爷爷的追封。宇文颢是宇文肱的长子, 尚有三子,依次为宇文连、宇文洛生、宇文泰。据《周书》记,其时,字文颢长子宇文什肥年己十五,第三子宇文护年十一。以此推论,宇文颢就是二十岁左右成婚, 死时年龄亦当在三十五岁上下。按照过去多子多福的观念,宇文氏弟兄们出生时间隔不会太长,侄辈年龄已十几岁,宇文泰又为'老小',二十岁以下的可能性大些。 按宇文泰十八岁在义军首领葛荣帐下为将帅,是斩卫可孤后避地中山间的事,因此,南河战役时,宇文泰年令当在十七或十八岁,年长于宇文护。鲜卑族素以马背上的民族而闻名于世,弓马娴熟,能征惯战,尚武精神非常强烈。古人云:在家亲弟兄,出门父子兵。如此惨烈的战斗,少年气盛的宇文泰绝不会置身其外。可以想见, 宇文肱率众在南河疆场和卫可孤厮杀时,宇文肱身先士卒,宇文颢一马当先,其它弟兄则争先恐后紧随。及宇文肱被打落马下,宇文颢救父上马,亲自断后被杀,其余三弟兄则保护宇文肱而去。因此推断,宇文泰不但生长在武川,而且参加了武川的南河战役。

晋荡公宇文护,系宇文颢第三子,是宇文泰亲侄子, 也为宇文泰所锺爱。宇文泰曾赞叹曰:'此儿志度类我! '所以宇文泰奉命随贺拔岳入关平定万俟丑奴,因诸子皆幼而将时在晋阳的家眷全部托付宇文护料理。宇文泰临终,亦是托孤于其。宇文护亦由此出将入相,威震朝野,但其母闫姬却长期留居晋阳作为东魏高氏的人质。一边儿子为高官厚禄,一边母亲为阶下之囚,为此其母悲痛欲绝,致书宇文护道:'昔在武川镇生汝兄弟, 大者属鼠,次者属兔,汝身属蛇。鲜于修礼起日,吾之阖家大小先在博陵郡住,相将欲向左入城,行至唐河之北被定州官军打败,汝祖及二叔时俱战亡……吾与汝六人同被擒捉入定州城……明旦日出,汝叔将兵邀截吾及汝等还得向营,汝时年十二,并吾共乘马随军,可不记此事缘由也? '宇文颢战殁武川南河,宇文护时年十一。 避难中山,也当在南河战役斩卫可孤的当年,即宇文护十一岁那年,出走是'阖家',即全家,地点是先在“博陵郡”住,即今之河北蠡县。宇文护十二岁,即第二年从博陵郡向定州迁移的过程中被官军打败。因原信冗长,不得全文照录,但足可说明三个问题:一是宇文护作为侄子尚生在武川,宇文泰和宇文颢为弟兄辈当然也生在武川。二是'阖家'出走,宇文氏作为一个名门望族,其间未闻宇文泰出外的记载,当然也包括宇文泰。 二是唐河战役中'汝祖及二叔俱战死'是指宇文肱和其次子宇文连战死。这样宇文护的三位叔叔,尚剩三叔宇文洛生、四叔宇文泰。(宇文洛生后被尔朱荣所害,弟兄四人只剩宇文泰一人) '汝叔将兵邀截',当然指的是宇文洛生和宇文泰。此论倘如不谬,宇文泰生于武川, 长在武川,他作为第五代离开武川诚为至论矣!

二、神武帝高欢家居武川白道南共历两世,因家计困难,投奔怀朔姊家。高欢生于白道。

高欢祖父高谧,《北齐书·帝记》'仕魏位至侍御史,坐法徒怀朔镇。谧生皇考树,性通率,不事家业。居住白道南,数有赤光紫气,邻人以为怪,徒居以避之。皇考曰‘安知非吉’,居之有若。'

北齐书可谓文字简略,仅仅几十个字,就将高树安贫乐贱,豁达大度描写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侍御史者,乃何许官也?它仅在中央御史大夫之下,有职有权, 或举劾非法,或督查郡县,或奉使出外执行指定皇命, 位高权重,约相当于今中央监察纪检部门的高官。高树的坐法徒居怀朔,使高家一下子从声名显赫,锦衣玉食的官宦之家,沦为怀朔镇的草民,精神上郁郁不得志, 生活上肚子不得饱,其情其景其状可以想见。偏偏'性通率'的高树不以为然,此处不养人,自有养人处,哪儿的黄土不埋人?闻听武川水草肥美,是个养穷人的地方,即举家迁入武川白道南生活。但武川生活条件虽好, 一旦扎下了穷根,便很难一下子翻过身来。鲜卑族是马背上的民族,而高欢直到成人,却一直没马骑。有了自己的马,是娶了武明皇后娄氏后的事。'家贫,及聘武明皇后,始有马③。'娄氏是“赠司徒内干之女也④ ”司徒之女,焉得不富?但开始其父母并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一个家徒四壁的高欢,是娄氏看对了'目有精光,长头高颧,齿白如玉,少有人杰表⑤'的高欢,“乃使婢通意,又数致私财,使以聘己⑥”但娶了有钱有势人家的闺女,高欢仍没有使自己富起来,生次子高洋,就是以后的文宣帝,家境还是未得到改善,'时神武家徒四壁,后为亲姻相对,共忧寒馁⑦'。高树不曾想到自己的'不事家业',使以后贵为一国之主的儿子高欢穷苦潦倒了半生,也许这也是高欢成功的原因,用寒门出贵子来形容,不亦宜乎?

穷人穷得时间久了,也就形成了习惯。什么的赤光紫气,遍观历代皇帝降生,不是有异相就是有异气,皆不足信,多为史官谀言。邻居劝高树搬家避邪,他却不为所动,安之若素。死生由命,富贵在天,搬家就能避得了灾祸吗?如果高树早知所生之子是个龙种,说不定还真要慎选福地,远走他乡,顶礼膜拜真龙的降生呢! 就这样,高树不听邻人之劝,使高欢降生于白道之地。 但时乖命蹇,'及神武生而皇妣韩氏殂⑧,养于同产姊婿镇狱队尉景家'。这两句话可能说明了两种情况。一是其母生高欢不幸身亡,高树一筹莫展,只好将自幼丧母的高欢送到怀朔的闺女、女婿家代为抚养。二是高欢逐步长大,因生活困顿,家计无着送其到姊家糊口或籍女婿在镇狱队当差,为高欢谋一份差事,但不管何种原因,是姐夫姐姐将其抚养成人的。以致高欢发迹,贵为东魏丞相,仍不忘尉景之大恩。尉景坐法,高欢诣阙求情曰'臣非尉景无以至今日。'可见感情之深。

综如上述,北齐神武帝家居武川白道共历两世,其生于白道当为史实。

三、隋文帝杨坚一族居住武川共历四世或五世,其祖父杨祯和其父杨忠时离开武川。杨坚并非生在武川。

《北史·隋文帝记》、《隋书·高祖本记》皆云,杨元寿'生太原太守惠嘏,嘏生平原太守烈,烈生宁远将军祯,祯生皇考忠',忠生隋文帝坚,两书文字有异, 但内容皆同。唯《周书》杨忠和达奚武等合传中称'高祖元寿魏初代为武川镇司马……祖烈龙骧将军太原太守,父祯以军功除建远将军',祯生西魏柱国大将军隋国公忠,忠生文帝坚。《隋书》、《北史》皆称杨元寿为杨坚五世祖, 《周书》却称为四世祖; 《隋书》、《北史》 称杨烈为平原太守,《周书》却称杨烈为太原郡守。官职差异,代系错舛,史书有载,却无从考证。不过两书一史皆称烈为杨坚曾祖,意见却是一致的。因此,以《周书》推论,隋文帝杨坚一族居住武川共历四世,而《北史》、《隋书》推论,隋文帝杨坚一族居住武川共历五世。文中舛误有一代之争,故曰'隋文帝一族居住武川共历四世或五世'较为准确一些。

杨家离开武川的时间为杨坚祖父杨祯和其父杨忠时。

北魏末,六镇兵民不堪朝廷压榨,纷纷揭竿起义。《周书》、《北史》记杨祯'魏末丧乱,避地中山,结义徒以讨鲜于修礼,遂死之。'司马光所著的《资治通鉴》为鲜于修礼作了的注解:'五原降户鲜于修礼等帅北镇流民反于定州之左城(今河北唐山) ...... '六镇之乱始于怀荒,沃野镇民破六汗拔陵继之,其后'诸镇华、夷之民往往响应'。但不久六镇起义即告失败,降众二十余万人以'降户'名义安排在河北中山一带。鲜于修礼本为怀朔镇兵,亦属“降户”,此时复率其它'降户'起义。杨祯避乱和字文肱避乱如出一辙,避乱的时间,地点,背景几乎一模一样。宇文肱避破六汗拔陵之乱,杨祯也当是避破六汗拔陵之乱;宇文肱全家出走于武川镇,杨祯也同样是率全家出走于武川镇。而避乱地点同在'中山'。所不同的是字文肱其时未闻官居何职, 周书·文帝纪》只言其'任侠有气斡,故满门陷鲜于修礼, 鲜于修礼令肱还统其部众'。而杨祯则不同,曾以军功除宁远将军,到中山后以官职身份结义徒讨鲜于修礼, 以致死于非命。

如果上述推论正确,其时杨忠尚未成人,也当从武川镇随父南行。避乱其间,《周书》说杨忠'年十八客游泰山,会梁兵攻郡陷之,遂被执至江左,在梁五年, 从北海王颢入洛,除直阁将军'。中山即今河北定县一带,距泰山不远,有机会前去游玩。至于杨忠客居中山几年,史书无载。过去封建礼义规定,父母死当守孝三年,即使做官亦'丁忧'三年方可复位。以此推算,杨忠随父避难时,年令当在十四岁左右,十八岁游泰山, 在南梁五年已达二十多岁,归魏后无功而能官'直阁将军',恐是父荫所致吧!杨祯一去中山,即为北魏死节,不可能再生出十几岁的杨忠。杨坚父杨忠生在武川长在武川无疑。又史载周武帝邕二次伐齐,命杨忠为帅, “忠出武川,过故宅,祭先人,飨将士,席卷二十余镇” 。短短几句话却说明了几个问题:一是杨忠次伐齐驻军沃野,第二次大概仍驻军沃野,却故意绕道武川,有光祖耀宗之意;二是'过故宅',说明杨家故居尚完好无损,推论房主离去时间不长或有人代为守护;三是“祭先人”说明杨家陵墓经常有人填土祭坟, 否则早已'荒冢一堆土没了'而不复存在。三者正说明杨忠生在武川、长在武川,才会对故乡有如此深厚浓重的真情实感。

《北史·隋文帝纪》云,隋高祖文皇帝姓杨氏讳坚,本弘农华阴人……生帝于冯翊般若寺。《隋书•高祖》所载也大同小异。《隋书•高祖》云杨忠“随周太祖起义关西”,《周书》云杨忠居梁五年回洛,其时北魏尚未一统,生杨坚于冯翊般若寺理属当然。因此断定,隋文帝杨坚居武川,并没生在武川是实。

四、唐开国皇帝李渊一族家居武川共历四世,离开武川当在其祖李虎时,李渊、李世民均非生于武川。李渊生于何处至今尚众说纷纭。

《旧唐书•高祖纪》云:熙生天锡仕魏,天锡生虎,为西魏八柱国、唐国公。

虎生昞,柱国大将军,昞生李渊。《新唐书•高祖纪》亦有是云。从李熙镇武川算起,距李渊四世,距李世民五世。

那么,李家是何时离开武川镇的呢?

北宋真宗年间王钦若主编的《册府元龟》载李熙“镇于武川,都督军戎百姓之务,终于位。”“终于位”,即死于任上,任所在武川,当然是死在武川。魏晋南北朝,门阀世族观念森严,而多有袭封制。李熙死,其子天锡袭封于武川住所还是另有它用,《旧唐书•高祖纪》云:熙生天锡为幢主,大统中赠司空,《新唐书•高祖纪》云:熙生天锡为幢主。父死守孝,天经地义,前己定论,不再多赘。但李熙死于任上,李家是不可能一下子迁走的。李氏举家迁移,可能在李渊祖李虎时。

史载李虎本在贺拔岳麾下。《资治通鉴》云'岳以东雍川刺史李虎为左厢大都督。岳死,虎奔荆州,说贺拔胜使收其众,胜不从。'贺拔岳父子与宇文肱父子等人袭杀卫可孤后,辗转为太原尔朱荣所用,随尔朱荣进军河北平定葛荣义军。关中万俟丑奴起义,贺拔岳奉尔朱荣命入关'平叛'后,不幸被侯莫陈悦所杀。李虎作为贺拔岳亲信急往贺拔胜处告哀,并劝胜入收其弟部属,贺拔胜瞻前顾后没能成行。回朝后,魏主拜其为卫将军至宇文泰帐下效力,从此李虎追随宇文泰转战关陇,扬名西魏,这段历史当代文学家历史学家蔡东藩先生所著的《南北史演义》也有载。李虎长期跟随贺拔岳,转战六镇、秦、陇,可谓忠心耿耿,感情至深。否则他也不会千里跋涉赴荆州给贺拔胜去报信。在武川镇袭杀卫可孤时,史载有贺度拔、贺拔胜、贺拔岳、贺拔允父子,宇文肱父子、念贤等豪杰之士,独独没提到李虎,只不过当时因其位不尊,名不显罢了。据此看来, 李虎是追随贺拔岳离开武川的。 李氏家族是否是从李虎时离开,是否生在武川?可从《新唐书·高祖纪》和《旧唐书·高祖纪》中得到考证。《新唐书》说李渊为'陇西成纪人'生于长安。《旧唐书》说李渊为'陇西狄道人'生于长安,而《辞海》 则说李渊为'祖籍陇西成纪人,一说陇西狄道人,一说巨鹿郡人'。三说各抒其是,李渊竟然有三个祖籍,倘用广义的祖籍含义再加一说:一说内蒙武川人,同样是无可非议的。推算李虎离开武川时己生昞、昞生渊, 渊及天锡仅两代,如李虎生于武川李氏离开武川才一代,为什么不能称'李渊为内蒙武川人也'呢?宇文觉本生陕西同州, 《辞海》称其为'内蒙武川人'即是佐证。

李虎一直追随贺拔岳到陕甘,岳死跟宇文泰建功立业于西魏。而西魏立国,当初也不过仅为陕甘内蒙部分一隅之地而已。李虎死于西魏,将家迁入陇西成纪或狄道都是有道理的。但《辞海》云李渊祖籍'一说为巨鹿人'也决不是空穴来风。

李虎随贺拔岳入河北平定葛荣之乱,也可能同时举家迁巨鹿。实际上中山指河北定州一带,北魏时巨鹿也指河北定州一带,都是同一地点。只不过古人爱仿古, 史家非一人,故出现了地名上的差异性。唐史学家陈寅恪说今河北赵州有李唐祖先墓,似乎将其祖籍定在赵州更为合适。此论和《辞海》'一说巨鹿人'颇有相似之处。照此断定,李氏家族离开武川在李渊祖父李虎时。至于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的出生地,前者生于长安,后者生于陕西武功,史皆有载而非武川也。(作者:张新绪,系原武川县人武部部长)

注释:

①'襄阳句'诸葛亮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己的高风亮节, 名闻天下,为世所敬慕。但其平生隐居地究竟是襄阳还是南阳, 两地人一直争论不休。清时,官司打到南阳顾知府名下,这位顾知府亦觉官司难断,遂口占一联: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名在天下,何必辩襄阳南阳。一句对联,平息了两地的历史之争。

② '五台句' :'老西'系山西军阀闫锡山的代名词。闫原生山西定襄河边村,后河边划归五台,当然应属五台人。山西人曾作俚语“会说五台话,便把洋刀挎,”,可见闫籍隶五台无疑。 但定襄人不服,坚持闫为定襄人。两地人都想籍闫之名气有所得,迄今仍喋喋不休,不知当今哪位'知府'用何种形式来平息这场'老西'之争的官司。

③家食句:见《北齐书·帝纪》。

④赠司徒句:见《北史·列传第二》。

⑤且有精光句: 《见北齐书·帝纪》。

⑥乃使婢句:见《北史·列传第二》。

⑦时神武句:见《北史·齐本纪第七》。

⑧殂:死亡。

本文作者:活力武川(今日头条)Tags:历史 中国历史 北齐 北周

朝阳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